将夜第6集剧情介绍

将夜第6集剧情介绍

  宁缺红袖招探消息欲复仇 朝小树宁缺雨夜开杀戒

  小草带着宁缺闲逛,红袖招的舞女水珠儿忍不住好奇,声称这是第一次简大家让小草带着外人闲逛,而且这个后生也的确俊美非常,小草着急的告诉水珠儿不要打宁缺的主意,他是要考书院的人,水珠儿闻听此言倒是更加好奇,小草只好让她赶紧好好准备一下应对难缠的恩客。宁缺向水珠儿行礼,水珠儿挑了宁缺的下巴,称赞其非常可心。

  朝小树的人拿回了卓尔的剑,怀疑是军部的人发现了卓尔双重间谍的身份才杀死了他,朝小树悲痛,自责是自己害死了卓尔,同时也发誓一定会报了此仇。

  宁缺踩好了点,准备明天动手杀了张贻琦,可是又不愿意让对方死的不明不白,一定要想个名号让对方死的明白才行,知道他是为了什么而死的。

  次日,宁缺提前就埋伏在红袖招来到张贻琦的房间里,欲杀了张贻琦,张贻琦吓得不行,在宁缺的逼问下招供十五年前的将军府被杀一案是他主审的,是陈子贤冤枉林将军投敌叛国才害死了林将军,现在陈子贤还活着只是沦落成了一个铁匠铺打铁的,还有一个就是颜肃清切下了林将军的手指在伪造的信函上按下手印。宁缺追问幕后指使是谁,张贻琦装死晕倒过去,宁缺欲用水把他泼醒,张贻琦趁机溜走,宁缺随后追赶,二人一前一后来到花园里,这一幕被楼上刚刚赶到的朝小树看到。

  张贻琦一路狂奔出了红袖招,被门槛绊倒居然倒地身亡,随后追出的宁缺解开了他绑着的双手迅速逃离现场,朝小树偷偷跟在后面。

  李沛言大怒,认为自己费尽心机的把张贻琦拉进军部,可是他却突然死亡,李沛言不相信这是一个意外,崔德禄从旁挑拨声称有人看到朝小树去了红袖招,因此认为这件事绝对不是意外。

  李沛言找来了朝小树,责怪的鱼龙帮没有把军部放在眼里,以前可以做到井水不犯河水,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李渔回来了,就牵涉到了崔王后遗孤和夏王后遗孤的争夺王位之争,因此李沛言就必须选好做哪一家的狗,李沛言声称他只是做自己的主人,而朝小树则不同,他必须做一家的狗。朝小树傲慢的回复李沛言他所知道的是唐国不是哪一家的,唐国说的算的只有一个人,因此他也不会听从任何人的安排,也不会做任何人的狗,随后就嚣张的离开。

  李沛言暗骂朝小树不识抬举,此时修行者王景略走过来,王景略是知命以下自称无敌,他告诉李沛言朝小树并不简单。李沛言反问王景略是否自认为对付不了朝小树,王景略告诉李沛言他已经感觉到了一丝气息,今天晚上朝小树必死。

  崇明戴着面具命令崔德禄今天晚上必须杀了朝小树。与此同时,华山岳向李渔禀报今天军部今天打算去杀朝小树,让羽林卫配合,行动指挥王景略。李渔命令华山岳必要的时候帮助鱼龙帮解围,能不参与军部的行动就不要参与,她也会去向唐王禀报这件事,等待唐王的指令。

  朝府被包围的同时,鱼龙帮老五召集所有人祭旗,重返鱼龙帮解救朝小树。大雨滂沱的夜晚,并没有阻止任何人的行动,朝小树冒着大雨来到宁缺的家门口,宁缺正在陪同桑桑吃饭。朝小树免了宁缺三个月的房租,可是宁缺丝毫也没有感激的意思,甚至一碗面都不想请他吃。朝小树告诉宁缺他有一个好兄弟被人杀了,而这个人就是卓尔。朝小树告诉宁缺今天晚上有大事发生,他所有弟兄都有别的事情要做,而他则需要宁缺的帮助,因为宁缺的身手足够快,可以阻挡任何东西落在他的身上。宁缺提出要五百两银子,而如果那些人真的是杀死卓尔的人,他就会拼命完成任务,只是死之前需要把钱交给桑桑。宁缺和朝小树握手达成协议。

  朝小树去吃碗面的功夫,宁缺就全副武装的出现,两人手持大伞消失在雨地里。

  朝小树告诉宁缺春风亭那里就是他的家,今天也注定不太平,周围不知道埋伏了多少人伺机而动,他也因为春风亭被人称呼为春风亭老朝,很多人管他叫朝二哥,而宁缺则喜欢叫他小树。

  两人刚出现在春风亭就被两拨人马围追堵截了,后面来的是南城的蒙老爷,前面来的是西城的主事猫叔,身边的壮汉都是军部退下来的,身手也都不弱。老蒙和猫叔都指责朝小树霸占了生意,让朝小树给一个交代,朝小树不卑不亢,霸气恢复他能霸占生意多年是证明自己有资格霸占,而对方则是没有资格,甚至扔给他们生意做他们也都不敢伸手去接。同时,朝小树也告诉大家今天晚上他的属下不会有任何人出现在春风亭,因为鱼龙帮的人都去砸猫叔和老蒙的场子了。岂料,老蒙告诉朝小树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王景略亲自对付朝小树安插在清运司的奸细常三,而骁骑营的刘五和费六估计此时也已经被崔德禄带人拿下了。老蒙告诉朝小树今天是不会有人来救他了,他也注定一死,朝小树没有一丝的震惊,反而声称最讨厌在家门口打架,吵得父亲不得安宁。老蒙一声令下命人冲过去,朝小树嘴角上扬,飞一样冲过去,迅速的冲入敌营,宁缺一直在旁边守护,震慑猫叔的人。

  宁缺简直看傻眼了,只是片刻的功夫,朝小树就打倒了很多人,朝小树由衷称赞朝小树了不起,脑子里想起朝小树交代的话如果真到了拼命的时候就让他撤走。猫叔命人扔来武器,宁缺为朝小树挡掉所有的武器,也迅速出手攻向猫叔的人,一时之间血流成河,吓得老蒙仓惶而逃。朝小树飞起剑连穿宁缺身后数人,飞身来到猫叔前面,猫叔大惊失色,这才认出原来朝小树是大剑师,话音刚落,朝小树激起水浪如剑攻向对手,片刻之间猫叔的人就悉数死去,朝小树带着宁缺潇洒离开。

  朝小树带着宁缺继续往前走,来到朝府门外,此时楼上楼下都已经埋伏好了弓箭手,朝小树递给宁缺一个面纱,让他把脸蒙上,千万不要被人认出来。两人并排进入到朝府,迎面楼上站着指挥使,正是杀死卓尔的人,来自晋南剑阁,朝小树目露凶光,厉声告诉对方因为他杀死了他的兄弟,所以今天晚上必死无疑。

  一声令下,千万支箭射向朝小树二人,朝小树将随身佩剑幻化成无数的剑,犹如铜墙铁壁一般将二人护在中间,箭也纷纷落地,楼上的人都飞身而下袭击二人。朝小树意念飞出迎战楼上的晋南剑阁,肉身停留在混战之中,宁缺紧紧护住朝小树,不让人伤害他的肉身,朝小树的意念将晋南剑阁的意念打成飞灰,而此时宁缺也已经累的几乎瘫倒在地,可是依然拼死护住朝小树。

本文系剧情吧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热门资讯

喜欢看 "将夜" 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