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第13集剧情介绍

将夜第13集剧情介绍

  简大家红袖招训宁缺 隆庆欲向唐国拜夫子

  隆庆来地牢见卫光明,卫光明依旧是连头都不回一下,隆庆感叹世间对卫光明的不公平待遇,发誓要将他救出去,否则世间再无光明。但是隆庆的原力根本就无法打开牢房,因此恳请卫光明收他为徒,卫光明却道即便世人都称隆庆为光明之子,他也不一定就是真的光明之子,隆庆也不气恼,向卫光明施礼而去。

  宁缺酒醒之后正写信给桑桑告知今天无法回去,叮嘱桑桑一定要把鸡汤给喝了,但是信还没有送出去,简大家就派小草来找宁缺。简大家告知宁缺他的那些同学都已经离开了,同时也训斥宁缺不该和他们一起玩物丧志,因为他的家室和那些人不一样。宁缺听了简大家的训斥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觉得简大家就犹如亲人一般,简大家让小草又给宁缺准备了醒酒汤,同时也也告诫宁缺来这里散心可以,但是且不可太频繁,红袖招虽然高雅但毕竟也是烟花之地,如果过于频繁就会让人误以为是低贱的读书人,被人瞧不起。宁缺反而告诉简大家如果有一天他功成名就,一定天天来日日来,不为别的,就为曾经在落魄的时候简大家对自己的教诲。简大家忽然有些伤感,思虑和宁缺相似的故友之前也曾经说过一样的话,可是后来非但没有来这里,就连书院也没能留住他,宁缺很好奇这个人是谁,简大家只肯告知是一个仅次于夫子的传奇之人,随后就命人送宁缺回去了,宁缺想要见水珠儿,也被简大家告知水珠儿正在陪客人,宁缺只好悻悻离开。

  桑桑为宁缺准备了洗澡水,习惯性的要和以前一样跟宁缺一起洗澡,被宁缺以都长大了为理由拒绝了,就连桑桑提出要给宁缺搓澡也被拒绝了,桑桑心里有些失落,疑心宁缺嫌弃她了。

  水珠儿伺候的恩客正是颜瑟,颜瑟每次来都是坐怀不乱,却也都是给足了银两,只是和水珠儿舞文弄墨。这天当宁缺离开以后,颜瑟无意中看见宁缺写给桑桑的信,就开始临摹起来,写了非常多,水珠儿调侃这些字帖都闻出鸡汤味了。颜瑟从水珠儿的口中知道那个写字的男孩叫宁缺,也知道了桑桑其实不是宁缺的媳妇,只是一个侍女。

  宁缺不停的在旧书楼研读,依旧觉得头晕目眩。余帘好心提醒宁缺放弃修道,可是宁缺却倔强不肯认命,余帘只好作罢。

  宁缺无意中看到一本书,吴赡炀论浩然剑,发现居然有人可以笔墨如剑,竟然能催动天地间浩然之气,没有想到会有人修为至此,而他却是气海雪山一窍不通,不禁感叹昊天老爷的不公平,宁缺将这番心思写在纸上和陈皮皮对话,陈皮皮劝其任命,同时也给宁缺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宁缺没有回答陈皮皮的问题,反而给陈皮皮出了一道题。陈皮皮来来回回的算了好几遍也算不出来,一整天都在为这道题而烦恼,甚至开始怀疑自己这个天才的脑子了,还认为宁缺就是一个怪物。

  陈皮皮甘愿认输,承认答不出宁缺的题,宁缺也答不出陈皮皮的问题,两人就算是扯平了。宁缺告诉陈皮皮他出题的答案,同时也提出自己一窍不通是否真的就无法修行,魔宗或许有这种解救的法子,陈皮皮提醒宁缺在这里提一下无所谓,但是出去千万不要提魔宗,否则一定会被人追杀的。

  宁缺和陈皮皮一直通过书信来往交流,陈皮皮终于忍不住打听宁缺的姓名和住址,两人也都互诉了家室。

  宁缺两次来到茶艺馆喝茶,其实目的为找当年军部的文书颜肃清,从宁缺第一次来到茶艺馆颜肃清就知道了他来的目的,第二次来的时候直接告诉宁缺自己十五年前在军部的事情,也承认是他伪造了三封书信,只是却并未因为扳倒林将军而获得荣华富贵,反而最终辞去了官职,来这里开了一个茶艺馆。颜肃清约定宁缺晚上带着他的朴刀来这里做一个了结。宁缺也是从第一次就感觉到了强大的压力,知道颜肃清一定是一个大修行师,不是容易对付的对手,可是事情总要有个了结。

  隆庆回到燕国,想起小时候和哥哥的分离,哥哥崇明被带去唐国做人质,也就是那个时候父亲就总是叮嘱他将来一定要去书院修行,继而拆毁那里,打败唐国。

  隆庆有些心灰意冷,告知燕王自己去求卫光明希望拜他为师,在隆庆看来卫光明才是光明的存在,是西陵真正厉害的人。而燕王安慰隆庆,声称卫光明在幽阁被困十五年,虽然能力在西陵无人可以匹敌,但是却不是天底下最强大的人,唐国夫子才是最厉害的人,燕王准备把隆庆招回来,让隆庆去唐国拜夫子为师,书院才是唐国坚强的后盾,只要书院瓦解了唐国也就完了,隆庆同意。

本文系剧情吧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热门资讯

喜欢看 "将夜" 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