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夜第11集剧情介绍

将夜第11集剧情介绍

  宁缺旧书楼多次晕倒 李渔邀请宁缺赴生辰宴

  余帘带着众人进入到旧书楼,冷冷的告诫众人要知道书院的规矩,不得私自带任何一本书离开这里,必须爱护每一本书。其中一些人对余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当宁缺来到二楼,打开一本书,忽然之间就觉得头晕目眩,宁缺赶紧把书本合上,忽然间又晕倒在地,很多人也都相继晕倒。

  当宁缺醒来的时候已经在住处了,桑桑着急的守着宁缺。宁缺醒来却根本不记得书中都写了什么,为什么会晕倒过去。

  次日,宁缺再次登楼,可是没有看多少就再次晕倒了,谢承运也相继晕倒。被人再次抬出去。

  宁缺不服输再次来到书楼准备上去,余帘提醒宁缺二楼的书籍全部都是洞玄境界的人用意念入墨著述,非这个境界的人不能阅读,如果长此下去必定死去。宁缺反问余帘是否就甘愿在这个旧书楼里,而宁缺也相信必定能找到方法阅读这些书,余帘将自己手中的毛笔递给宁缺让他使用。

  连续十七日,宁缺在二楼写书,可是却依然什么也记不住,他不知道修行究竟是真的还是虚妄的,余帘从一旁欣慰的看着宁缺认真写字的样子。

  六皇子的病反复发作,太医向唐王进言最近宫中盛传因为李渔的回归,才克了六皇子。未等唐王发怒,夏天抢先一步训斥了太医,并且让林公公传话下去,如果再有谣言就杀无赦。随后,夏天又跪下向唐王请罪,声称六皇子的病实际是因为她是魔宗的圣女,却和外族人生下孩子,造成血脉混冲,所以希望唐王千万不要怪责李渔,唐王欣喜扶起夏天,感谢她的一番体谅。

  陈皮皮夜间悄悄进入图书室,捡到了宁缺写的字,虽然不知道是谁,也主动在下面回答了上面的 疑问。

  桑桑流着眼泪喂宁缺喝药,询问虚弱的宁缺如果真的不能修行会怎么样,宁缺虚弱的认为昊天老爷应该没有那么坏,桑桑认为宁缺这么好,昊天老爷一定会帮助他达成心愿的。桑桑知道宁缺表面嬉皮笑脸,实际心地善良,总是为被欺负的人出头,也因此得罪不少人,他一直努力想要成为修行者,就是为了拥有更强的力量守护弱者,为此甘愿受再多的苦也不回头,桑桑虽然了解宁缺,可是也担心宁缺真的因此丧命,因此也下定决心,只要宁缺死去,她也不活了。宁缺阻止桑桑继续说下去,而是告诉桑桑他们都是好不容易活下来的,因此不管怎么样都要继续活下去,同时也告诉桑桑即使全天下的人都死了,他这个混蛋少爷也死不了。

  叶红鱼拦住了紫墨,正欲除之,被隆庆阻止,隆庆告诉叶红鱼紫墨正是他要找的人。紫墨忙向隆庆行礼,同时也告诉隆庆罗克敌这几天调换了所有的侍卫,三天后临风长老要为南晋国主请福,也定会在殿内独自一人守夜祈福。紫墨跪地恳请隆庆不要冒险,因为罗克敌手下的人都是高手,担心仅凭他和红鱼二人之力无法达到目的,隆庆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让紫墨佩服不已。

  桑桑在宁缺身边守了一夜,宁缺醒来烧也退了,就继续去读书。询问大家什么是二层楼,众人告诉宁缺二层楼就是后山,而想进入那里就必须成为前院最优秀的学生。李珲圆命令宁缺自从今天起不许去旧书楼,宁缺对李珲圆根本就没有放在眼中,告知李珲圆他就是梳碧湖砍柴人,如果李珲圆想要见识一下的话也未尝不可。此时,李渔忽然来到,训斥李珲圆不该嫉妒宁缺,要想战胜别人就必须依靠自己的实力,而不是仗势欺人,罚李珲圆回去面壁思过。

  李渔单独叫了宁缺来,看到宁缺咳嗽不止,有些于心不忍拿出了自己的手绢递给宁缺,宁缺却拒绝了李渔。李渔劝说宁缺不要太急功近利了,同时也告诉宁缺后天是她的生辰,同时那一天也是幕后的忌日,所以父亲也从来都不提她的生辰。李渔略带伤感的邀请宁缺来赴家宴,并且让他带着桑桑一起来,随后将公主府的令牌交给了宁缺,宁缺也就不再拒绝 。

  宁缺让桑桑去公主府等着他,他去东城铁匠铺找陈子贤,等到事成之后就 去和桑桑会和。

  这天下着大雨,街上的行人也很少,宁缺站在铁匠铺外看着陈子贤打铁,等待所有人的逐一离开,只等剩下陈子贤一个人的时候来找他。看着陈子贤一锤一锤的打铁,宁缺想起以前陈子贤还是父亲的属下,当时对他也是疼爱有加。

  宁缺询问陈子贤幕后的人是谁,陈子贤一心求死,声称自己活的很累,宁缺愤怒的看着陈子贤,声称自己活的更累,而他的累都是陈子贤造成的。陈子贤起身告诉宁缺时至今日他才明白,无论当年做不做那件事他都得死,而且是死不瞑目。

  裁决司的人去杀临风长老,只要临风长老一死,光明殿就再也没有光明了,而裁决司的人不知道此时临风长老已经不在殿中,而是叶红鱼假扮长老在殿中。

  宁缺逼问陈子贤下令斩杀林将军全家的真凶倒地是谁?陈子贤反问宁缺是否就如此迫不及待的相用他的血祭奠将军府的那些人头吗?说话间,陈子贤忽然出手就攻向了宁缺。

本文系剧情吧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热门资讯

喜欢看 "将夜" 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