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咁的法官阁下第5集剧情介绍

是咁的法官阁下第5集剧情介绍

  建泽最终被判社会服务令 牛主席希望瑶珠与胡非和解

  萧瑶珠来找饶力宏,想请他打一场诽谤的官司,她把手机上的一条新闻让力宏看了,说李建泽和胡非在诽谤她,资讯传播的这样快,她觉得自己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她不需要金钱赔偿,只需要胡非和李建泽公开向她道歉就可以,她问力宏打这场官司的胜算有多少,力宏直接告诉她这根本不算诽谤,李建泽做口供,只是在法律履行法律上的责任,是受到法律保障的。

  范小宇在庭上为李建泽求情,他列出四宗关于刑事损坏的判决案例,让法官在量刑时进行参考,并将李建泽的身世当庭说了,李建泽在内地出生,两岁跟随母亲来到香港,与在香港工地上打工的父亲团聚,一家人住在一间比犯人栏大不了多少的隔断房里,他六岁那年他母亲出去后再没有回来,相隔两个月以后,他的父亲就自杀了,是爷爷靠种地将他养大,李建泽长大后,没有自暴自弃,还乐于助人,建泽的爷爷也来到了法庭,并当场向法官下跪求情,最终裁判官认为,建泽的出发点是为了留住一个大家都爱戴的老师,并非是为了个人利益,他的行为虽然鲁莽,但并非暴力,最终建泽被判社会服务令。

  大学校董会牛主席不满意地对校长说,因为一件续约的事,竟然闹上法庭,而且爆出了这么多内情,如果他们能早点向学生交待清楚,也不至于闹成这样,他们整天坐在办公室里,不出来看看学生在想什么怎么能行,其实是办好大学就像经营公司一样,也要向股东进行交代,学生和纳税人就是大学的股东,校长和教授只是在为他们打工,牛主席决定亲自处理这件事,不让更多的人插手,校长说经过初步查证,萧瑶珠的确存在让人代笔写论文情况,胡非手上有他和萧瑶珠之间的邮件,以及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时说话的录音,牛主席说萧瑶珠也是一个人才,如果她离开了很难再骋到合适的人,牛主席问有多少知道胡非手上有证据,校长说除了他没有别人了,胡非也不想让其他人知道,牛主席让校长亲自通知胡非来见他,他希望胡非能与瑶珠和解。

  胡非约小宇面谈,对于当枪手写论文的事,他感觉自己也有责任,帮院长写论文他认为是受到了赏识,好像掉进了深渊,不能自拔,所以才主动提出不再和院长合作,最近他怀疑被人跟踪,但具体是谁跟踪,为什么要跟踪他,他也不得而知,小宇提醒他,如果感觉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就赶快报警,其后不久胡非被人用打棍子打伤了头部。

  戏院非礼案开审,控方律师曾树雄展开拉布技俩,大大拖延了审讯进度,他问的问题很琐碎,其中就一两个是有用的,大部分都是废话,证人在电影院怎么被非礼的他不问,竟然去问电影内容是什么、电影院冷气凉不凉、座椅坐着是否舒适,她穿的裙子是什么质地,一折腾就是一天,令黄瞳叫苦连天,小宇说这就是曾树雄的一向行事风格,要不大伙也不会给他起拉布大王这个外号,法官每次遇到他都头痛。

  牛主席看着稿子,萧瑶珠讨好地问是不是有什么需要补充的,牛主席说他之前和总商会去哈萨克斯坦做访问,发现中亚地区有很多投资发展的机会,让她把这一点再加进去,这是萧瑶珠帮她写的演讲稿,主题演讲是5-7分钟,他对瑶珠的稿子很满意,他告诉瑶珠,下个月他还要去一趟巴黎,那里会发一个骑士勋章给他,到时候还要麻烦她帮他写一份演讲稿,瑶珠受宠若惊的说不麻烦,牛主席说他不是不想请人,在香港想找她这样既懂英文又懂中文而且文笔又好的人实在太难。

  牛主席和胡非见了面,他给予了胡非很高的评价,希望他能继续留下来任职,并说如果胡非想选择离开,他和其他学校的校长都很熟,可以帮胡非推荐,胡非本以为牛主席是找他要指证院长的证据,没想到牛院长却只字未提。小宇发现和力宏同居的那个女人在搬家,还以为力宏要搬走了,没想到在住宅大堂遇到了他,力宏这才知道他们原来是邻居,而且还住在对门,小宇回到家,惊见分居已久的妻子在家中坐着。

本文系剧情吧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热门资讯

喜欢看 "是咁的法官阁下" 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