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咁的法官阁下第4集剧情介绍

是咁的法官阁下第4集剧情介绍

  黄瞳戏耍曾树雄大律师 力宏和小宇为建泽案在法庭上较量

  黄瞳为戏院非礼案的被告辩护,但还有几份文件没有拿到,她把缺少的文件用邮件传给了曾大律师,曾大律师自恃资格老,不把放黄瞳在眼里,黄瞳每次找他不是在开庭就是在开会,电话不接邮件也不回,每次都是让秘书回复她,黄瞳无奈之下只好亲自登门,她向曾树雄自我介绍说她是黄大律师,曾树雄一时发蒙,把她当成了黄黛安大律师,黄瞳也不做解释,故意当着和尚骂秃子,说她遇到了不回邮件不接电话的法律界的人渣,问他要不要去投诉这个人渣,让他以后没有官司可打,临走的时候黄瞳给了曾树雄一张明片,她遇到的那个人渣就叫曾树雄,让曾树雄窘态百出。

  小宇与力宏一起与业主代表谈律师楼续租,二人谈起师父的往事,暂时放下芥蒂。马上就要开庭了,前来参加庭审的人很多,力宏的徒弟告诉他,这些人其实不是来听审而是来表明自己的立场的,穿白衣服的那些人支持被告,穿黑色衣服的那些人就骂被告是废青反对被告,上庭之前小宇叮嘱建泽,到了法庭上主控官会盘问他,让他一定不要紧张。

  建泽当庭承认,整个抗议活动都是他一手策划的,目的就是帮胡教授讨回公道,小宇让他详细解释一下,建泽说在这个学期学期的期末,胡教授说下学期他可能要离开这个学校了,问他原因他还不说,直到有一天建泽听到胡教授和院长争吵,才知道是萧瑶珠院长不和胡教授续约了,不续约的原因竟然是因为胡教授不愿意再为萧瑶珠当枪手写学术论文,力宏作为控方的律师认为此事与本案无关,小宇却认为事件的起因跟胡教授有很大的关系,由此可以判断当事人的行事动机,力宏发现小宇想抓住两点为被告辩护,第一,被告从头到尾都不是一个存心闹事的人,他只是想替一个好老师兼好朋友出头;第二,就是想打击控方证人的口供,说萧瑶珠在学术上造假,让她在法庭上所做的口供可信度降低。力宏决定也从这两点入手,去攻破对方,此外力宏还拿到了新的证据,但他以不是正式证据为由没有没有提前通知小宇,决定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力宏问建泽是否听到了萧瑶珠和胡非吵架内容,在得到建泽否定的回答以后,他又问建泽听到他们吵架是什么时间,建泽想了想说是2016年的1月左右,于是力宏拿出建泽2014年至2015年的成绩单,成绩单上显示建泽每科不是得D就是不及格,力宏质问建泽,凭他这种成绩却没有被学校开除,他有没有感到奇怪,小宇认为这个问题与案件无关,想申请法官不让建泽回答,却被法官驳回,力宏继续咄咄逼人的说,建泽之所以没被开除,是因为胡非向萧瑶珠求了情,所以他认为建泽之所以支持胡非是因为胡非帮助了他,建泽却说就算胡非不帮他,他也会为胡非鸣不平,因为他们是好朋友,好朋友三个字一说出建泽就落入了力宏的圈套,力宏接下来要攻击的正是他和胡非的关系,力宏追问建泽他和胡非好到什么程度,网站上传说的他是胡非的“入室”弟子是不是真的,力宏说着将胡非与建泽二人喝醉拥抱的照片呈上法庭,令建泽呆在当场,小宇知道这个问题是建泽的软胁,开庭之前杰曾找他说过此事,胡非的确是gay,但照片上的事并不能证明建泽和胡非在搞同性恋,为了不让建泽乱了方寸,小宇就循循善诱的提问,引导建泽把事情解释清楚了。

  接下来和主控官和辩方律师各自做陈词,力宏认为,被告的行为颠覆了校园的秩序和规矩,破坏社会的和谐和安宁,开启了一个不好的先例,以为不满意就可以去抗争,抗争就是硬道理,如果这种行为被姑息,那将会为香港的高等教育以及香港的社会带来更大的灾难,因此他肯请法官判建泽刑事恐吓、刑事损坏、强行进入和普通袭击四项罪名成立,小宇陈述认为建泽四项罪名都不成立,裁判官最后认为只有刑事损坏一项成立,将案件押后两星期后裁判,以索取感化官和社会服务令报告,李建泽再次被保释。

  案审结束后,校长找萧瑶珠谈续约的事,胡教授对她的指控对学校造成了很坏的影响,学校会将此事调查清楚,调查结束之前不会继续和她签约,校长和几位副校长都希望瑶珠能主动提出辞职。

本文系剧情吧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热门资讯

喜欢看 "是咁的法官阁下" 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