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咁的法官阁下第3集剧情介绍

是咁的法官阁下第3集剧情介绍

  夏心宁到木丛荫律师事务上班 布仲谦赵金水新手上庭被责难

  萧瑶珠义正言地说,整个示威就是一场闹剧,并不是为了什么学术自由,只一群粉丝为了支持一个校园里大搞同性关系的老师,这个情况小宇感到很意外,他只得申请法庭休庭,就萧瑶珠刚才的证词,他需要与他的当事人讨论一下,他责怪建泽为什么没向他提及与胡教授之间的这些事,打官司不是靠运气,而是要用事实说话,他让泽明把事情的清清楚楚的告诉他,不然接下来的官司就没法打了。

  范小宇与邓大志到基吧了解情况,范小宇故意用暧昧地语气问邓大志,如果有个老师追他,他会怎么样,说着就往大志身边靠,并将手搭在了大志的手上,故意他就是一个同性恋者,大志赶忙将小宇的手拿开,说这件事他会为师傅保密,小宇笑了笑说这就对了,邓大志被他弄得莫名其妙,小宇说通过刚才的测试,说明学校肯定不会因为胡教授是同性恋而不与他续约,解约的原因应该是象网上传闻的,他不肯帮萧瑶珠写论文做研究,不肯给她当枪手,所以萧瑶珠说他教学研究水平不行只是找借口,还故意耍手段在社交网站上说他骚扰男学生乱搞同性恋,知道他不会笨到出来否认,只能默默忍受忍气吞声被她赶走,知情的学生很想为胡教授讨公道,也被她说成是粉丝支持偶像的闹剧,小宇顺便教导大志说,从这起官司说明出庭打官司会有很多变数,证人到正台会说些什么,都难以预料。他们俩正说话时,胡非带着建泽和杰走了进来,从他们对酒吧的熟悉程度和喝酒的神态,小宇看出他们三个应该不是第一次来这个基吧,而且他们的师生关系非常好,但他们不像是同性恋者,胡非酒醉后被建泽扶出酒吧时,被人偷偷拍了照。

  小宇找杰了解情况,得知胡非不教法律,只教比较文学,但杰听过他的课,小宇奇怪地问杰,法律和比较文学风马九牛不相及,他怎么会去听胡非的课,小宇说他整天对着法律条文太枯燥,怕读到最后变成书呆子,建泽则因为要忙学生会的事,经常没空上课,所以才请胡非为他补课,学生们之所以喜欢胡非,是因为他们可以去胡非家边喝酒抽烟边上课,小宇又问杰,胡教授除了给阿泽补课,是否去过咖啡厅、酒吧之类的地方,建泽是否有在胡教授家过夜的情况,杰说建泽和胡教授去过酒吧,却否认自己曾经去过,意图掩饰自己参与其中,小宇拆穿了他的谎言,见舅舅知道了他去基吧的事,他以为小宇在跟踪他,气得大吼着告诉小宇他不是gay,至于建泽是不是他不想回答,他让小宇去直接去问建泽,因为有一次是他确实发现了建泽在胡教授家过夜,并且表情有点异样、还将窗帘拉上了。

  夏心宁被正式聘用,第一天上班,将亲手制的爱心曲奇派给其他律师,泽明很高兴地收下对她比较热情,鹿律师表现却非常冷淡,廖律师则趁机抓她公差让她帮着复印东西,木律师看到后告诉廖律师,他请夏心宁来是当律师不是来打杂,廖律师才知道夏心宁是新来的律师,夏心宁为客户做誓章时,客户由于太紧张,誓章内容是:我,李小梅谨以真诚发誓,誓章所载,一概为真。客户做那个誓章是要申请赡养费,客户由于太紧张,誓章反复读了几遍才通过,把夏心宁弄得也很紧张,因为这是她作为律师第一次签署文件,她反复核对无误后才签名盖印,身边的助手疑惑看着她,还以为她发现了什么问题。夏心宁发现,律所的每位律师都很忙,木律忙得几乎没时间听她汇报工作,律师们通宵达旦工作是常态。

  布仲谦与赵金水分别为两起非礼案的被告求情,因为他们都是新手,一个经验不足,一个言词夸张兼离题,被法院的一个女法官当庭责难,他们感觉这个女法官有点不近人情。饶力宏在屋苑泳池看到一惊艳美女,穿着三点泳衣身材窈窕性感迷人,在桑拿房他又遇上小宇,小宇刻意用毛巾遮脸,与他尬聊了几句后赶快跑开,没有被他认出。

本文系剧情吧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热门资讯

喜欢看 "是咁的法官阁下" 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