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英雄分集剧情介绍19-20集

兄弟英雄分集剧情介绍 第19集

  九江,蔡家大院。贾亮拿着拘捕令,来到蔡家大院,破门而入大肆搜查,却没有找到蔡振声。贾亮将蔡母等全家老少连同仆役悉数赶到院子,逼他们说出蔡振声的下落。

  贾亮耀武扬威地数落着蔡母,你养的好儿子!竟然胆敢行刺葆琛大人!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我看你们这些人一个也甭想脱得了干系!说,叛党蔡振声人在哪里?

  蔡母说,我自己的儿子我清楚,振声他绝不会是什么叛党!

  贾亮恨恨地说,还嘴硬?你个老不死的,说,蔡振声他在哪里?不说就让你死!

  贾亮残忍地命令手下,一枪结果了护着蔡母的贴身丫鬟。顿时,蔡家老少都惊恐地瑟缩在一起。这时,贾亮又一把揪出了赵姨娘。赵姨娘满脸是泪,只是不停地摇头。贾亮把枪抵在赵姨娘的头上。

  这时,蔡再兴从人群中连滚带爬地扑倒在贾亮的脚下,哭喊着,贾大人,别开枪,别伤害我娘!我们真的不知道蔡振声在哪里!

  贾亮冷笑着,行,不知道蔡振声可以,那苏臻玉在哪里,你总该知道吧?

  蔡府。当夜,蔡母一个人在蔡振声的房间里,一件件地抚摸着儿子用过的物件,一边低声祷告着,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你可一定要保佑振声啊!只要振声能好好的,哪怕用我这条老命去换,我都愿意!

  蔡母转过头来,突然发现蔡振声正站在门口,含泪望着自己。蔡母生怕自己看错了,赶紧用手背抹了抹眼睛,这下她看清了,看到了她一脸憔悴、衣衫褴褛的儿子,眼泪不禁一下子涌了出来,哭道,菩萨显灵啦,孩子,你可回来了!

  蔡振声双膝跪倒,含泪道,孩儿不孝,让您老人家担心了!

  九江独秀峰。由于是通缉犯,蔡振声不敢在家里久留,便连夜上了独秀峰。张宝仔看到蔡振声回来了,高兴不已,赶紧吩咐底下人准备几个好菜,他要与蔡大哥好好喝两杯!这几天听说大哥被朝廷通缉,可把弟弟我给担心坏了!二当家此刻也在场,不过他见到蔡振声,却没有以前那么热情,一副不爱搭理的样子。

  张宝仔的肝胆相照,令蔡振声感动不已。但蔡振声却来不及在酒宴上一叙恩情,此刻的他迫切想见到一个人——苏臻玉。

  苏臻玉的房间里,苏臻玉扑到蔡振声怀里,连日来的担心让其心力憔悴,不禁放声大哭。临了,蔡振声告诉苏臻玉,等风声一过,他还是要回到武昌去,朱皓良那里很需要他。苏臻玉尽管非常不舍,但还是含着泪说,你们男人家干的事,我做女人的不能管,也管不好。振声,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无论何时,无论何地,你都一定要保重自己,一定要好好的!你要是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活啊?

  为了不让蔡振声为自己担心,苏臻玉没有把这些时日自己在山上与二当家的遭遇告诉蔡振声。两个人就此别过,也不知何时才能再见。

  三个月后的武汉。保路运动的热潮已然消逝,而遥远的四川却掀起了更加高涨的反抗运动。驻扎武汉的新军第八镇,其大量兵力都被调往四川,镇压保路军,导致武汉三镇防务空虚,一场改变历史前进方向、惊天动地的新军起义,正在酝酿之中……

  此时的蔡振声再度潜入武汉,协助朱皓良组织起义工作。革命党人刘公在汉口配制炸弹,由于操作不慎,造成爆炸,导致据点暴露!由于地处俄租界,俄国巡捕立即赶到,查抄了革命党的许多重要文件,尤为关键的是,革命党人的花名册落到了俄国巡捕手里!

  这份花名册很快就到了葆琛的手上。葆琛立即召集冯恩然和郭景文开会,商讨解决的办法。冯恩然建议立即召集军警,按照花名册上的名单,把这些叛党一网打尽,这样可以防患于未然!而郭景文则认为万万不可,如今武汉的局势就像六月的干草,一点就着,需要的是疏导而不是拦截。因此他建议召集新军里的中下级军官,当众宣布此事,并把名单公开销毁,表示既往不咎,宽大处理,这样可以大大削弱革命党人被“逼”起义的危险!

  郭景文的建议在葆琛看来不过是妇人之仁。他赞同冯恩然的观点,对付叛党,就应该严厉弹压,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如果一味的怀柔,那朝廷的威信何在?更何况,自打月华被革命党人的炸弹误伤致死之后,葆琛对于革命党人没有丝毫的好感,有的只有仇恨!

  尽管郭景文据理力争,但丝毫无济于事。葆琛严令冯恩然、郭景文带领武汉的军警,根据花名册所提供的线索,连夜前往革命党的总部小朝街,将叛党的首领抓捕归案!

  而此时,蔡振声、朱皓良、彭格等党人正在小朝街开会,全然不知危险正在一步步地逼近。夜幕下,一张大网撒在了革命党人的头上……

兄弟英雄分集剧情介绍 第20集

  当晚,葆琛在武昌阅马场,对冯格、刘季、杨宏等三人进行公审,并残忍地杀害了这三名革命志士。躲在人群中的蔡振声和朱皓良,眼看着自己的同志遇难却无能为力,不禁扼腕叹息,悲愤连连!

  葆琛对革命党人的大肆屠杀,非但没有起到震慑作用,反而激发了革命党人反抗的斗志和决心。由于花名册已经落到了葆琛手里,革命党人为了保护自己不被枉死,决定提前行动,十月十日这天晚上,新军将士自发举行了起义!

  听到新军起义的消息,朱皓良和蔡振声又惊又喜,赶紧进城与起义的新军会合,朱皓良被推举成了临时总指挥,蔡振声则做了朱皓良的高级参谋。朱皓良率领着这支起义军,开始围攻武汉清廷的象征——总督衙门。

  总督衙门里,葆琛带领冯恩然、郭景文等人还在负隅顽抗。在郭景文的指挥下,清军勉力支撑,但毕竟革命军人多势众,清军的防御体系岌岌可危……

  这时,苏十八紧急赶到葆琛府,名义上是去支援葆琛,实际上是在寻机机会,意欲一举刺死葆琛,响应革命!正当苏十八要动手的时候,发现葆琛身边布满了冯恩然的亲信,关键时刻,冯恩然已早先一步动手,杀死葆琛,宣布起义!

  本来,冯恩然眼见大势已去,劝说葆琛投降。然而葆琛却是个死硬派,他大骂冯恩然没有节气,是个反骨小人;自己是大清的臣子,世受君恩,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投降乱党?再说了,你和我的手上,沾满了那么多乱党同志的鲜血,他们能轻易地饶过你?

  冯恩然阴阴地笑着,既然你愿意去死,那我就成全你!只要你一死,所有的血债都会扣到你的头上!我只不过是个职业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那些屠杀群众和革命党的命令,可都是你硬逼着我干的!

  葆琛眼见自己最信任的人竟然背叛了自己,大怒之下,急火攻心,一股鲜血吐了出来,绝望地叫道,冯恩然,你……亏我对你如此信任……

  冯恩然眼露凶光,大声喊道:够了,葆大人,你我之间除了相互利用还有什么!我们的游戏该结束了!说罢一枪解决了葆琛。

  苏十八不禁心中暗惊,这冯恩然首鼠两端,真是太厉害了!但他并未表露这一切,而是紧跟冯恩然,呼应革命,响应起义!

  第二天一早,总督衙门的大清龙旗被缓缓地降落下来,取而代之的是革命军的十八星旗。

  武昌临时军政府宣布成立,起义新军的有功之臣,各封官职。朱皓良担任军务部副部长,蔡振声也因为功勋卓著,担任军务部参谋。但让蔡振声难以接受的是,见风使舵的冯恩然,因为临阵起义,献上了葆琛的首级,并把一切屠杀革命党的罪恶都推到葆琛身上,居然也成了首义英雄。冯恩然幸运地保住了自己武汉巡警局总巡长的位子,只是从效忠清廷,变成了效忠军政府。

  郭景文的命运和冯恩然截然相反,他成了保皇反党,遭到通缉。冯恩然获得了公报私仇的好机会,他重金悬赏,让手下全城严密搜查郭景文。

  蔡振声也非常担心郭景文的安危。一大早,他就带着卫兵,在武昌的大街小巷中仔细找寻,希望能够发现郭景文的踪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总督衙门前,蔡振声碰到了同样在苦苦寻找郭景文踪迹的蔡小宛。小宛此时因为担忧郭景文,面容憔悴,整个人已经完全失去了往日的风采。看着小宛的模样,蔡振声一阵心疼,他告诉小宛,自己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来寻找郭景文!

  话是这样说,可是郭景文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彻底地失踪了。小宛无助地扑到哥哥的怀里,呜呜地哭了!

  武昌首义成功,朱皓良、蔡振声主持开会,决定给苏十八证明身份,恢复名誉。没想到苏十八却拒绝了,他说虽然武昌已经光复,葆琛也已命归黄泉,但他发现了一个更为危险的人物——冯恩然!此人在葆琛得势的时候,他拼命讨好葆琛,大肆屠杀革命党人;如今眼见革命党力量占了上风,他又将一切罪名推到葆琛头上,杀掉葆琛,投靠到革命阵营中来!这人就像三国时的吕布,先是杀义父丁原,后又杀董卓,轻狡反复,钻营投机,唯利是视!更让人不安的是,冯恩然手上掌握着全武昌的巡警力量,属地方实力派,一旦他对革命心生二端,后果将不堪设想。因此,对冯恩然这种反复无常的小人,不可不用,但亦不可不防啊!乘我现在身份尚未暴露,请组织同意,派我去冯恩然身边继续“卧底”,暗中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朱皓良、蔡振声二人经过研究,觉得苏十八所说不无道理,如今革命形势尚不明朗,一旦冯恩然反水,将会给革命带来难以估量的影响!

  朱皓良问苏十八,郭景之很快就会出狱,我们要不要将你的真实身份告诉她?苏十八顿了半晌,咬咬牙道,还是不要告诉她!她越是恨我,冯恩然等人就会越相信我是革命党的叛徒!等任务完成后,我想她会理解我的!

  朱皓良拍拍苏十八的肩膀,那就照你说的办。只是委屈你了!

剧情吧 时间:2011-03-31 12:21:23

热门资讯

喜欢看 "兄弟英雄" 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