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英雄分集剧情介绍29-30集

兄弟英雄分集剧情介绍 第29集

  蔡小聪带着不可一世的神情,走进了蔡家大院。把蔡母、臻玉、小宛等弄的面面相觑。唯有赵姨娘喜上眉梢,小聪是她的亲女儿,一看这架势就是已经出人头地的样子,让她这个当娘的,脸上也有光彩!果然,小聪以一种赏赐者的作态,从马车上拿出了一大堆花哨的礼物,一件件地分发给蔡母等人,让蔡母等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晚餐时,小聪将那些好吃的菜,不停地夹给赵姨娘,弄得赵姨娘很尴尬。而小聪却一副无所顾忌的样子,高谈自己的人生感悟,说人生在世,就得及时行乐!管它什么狗屁的战争,管它革命军胜利,还是北洋军胜利,这些都和自己无关,她唯一关心的,就是能不能得到好处!真搞不明白郭景文和蔡振声冒着掉脑袋的危险,在战场上打来打去是为了什么?在我看来,这样做一点都不值得!

  这话在苏臻玉和蔡小宛听来,心里很不是味道。苏臻玉本想和她辩驳一番,被蔡小宛拉住了,悄悄地说,她爱放屁,就让她放呗!

  带着一种报复的快感,蔡小聪得意地走出了苏臻玉的房间。在她走后,苏臻玉看着蔡振声送给她的挂坠,哭了一夜。而蔡小聪并没有因此停下她罪恶的行径,她生怕自己的阴谋不能得逞,苏臻玉不会离开这个家,于是再次来到蔡小宛的房间,想在小宛和苏臻玉之间施展离间计。

  蔡小聪再一次把她污蔑人的本事发挥到极致,在小宛面前,她把苏臻玉说成一个地地道道的淫娃荡妇:俗话说一女不事二夫,苏臻玉身为贾亮之妻却赖在蔡振声家不走,败坏了我们家的名誉和门风,这成何体统。

  没想到,小宛完全不理蔡小聪说的那一套,没等蔡小聪把话说完便把她轰出门去。

  天要亮的时候,苏臻玉留下了一封信,信上说,对不起,振声!我实在无法想象没有你的生活,我将如何熬过我的余生。可我却不得不离开你!再见了,振声,原谅我的心狠,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把我从你的记忆中抹去吧,就当你此生从来不曾认识我……

  画外音中,苏臻玉含着热泪,最后一次去了蔡振声的房间,去看了熟睡的蔡母和小宛,然后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蔡氏庄园……

  第二天傍晚,小翠正在河边洗衣服。突然,马蹄声响起,一个革命军士兵正骑马朝蔡家大院奔驰而来。小翠上前一看,原来是穿着革命军军服的郭景文,不禁大喜!

  当晚,蔡母、小宛、小聪、赵姨娘等人正在谈论着苏臻玉不辞而别的事。蔡母和小宛对苏臻玉的突然离开大为不解;小聪则出主意说,这事应该尽快告诉蔡振声,也许他有办法。蔡母和小宛别无它法,觉得只能如此。蔡小聪则暗暗得意,她就是要让蔡振声揪心,让他伤心,让他每天都活在失去爱人的痛苦中!

  正在这时,小翠走了进来,让小宛出来一下,她有事要和她商量。小宛有些意外,和小翠走了出去。

  黑夜中,小宛奔跑着,终于在一个僻静的亭子里,见到了她日思夜想的郭景文!二人紧紧地拥抱,小宛在郭景文的怀里,留下了幸福的眼泪。

  郭景文一脸慈爱地抚摸着小宛挺起的肚子,说,孩子,爸爸看你来了!

  蔡小宛突然惊了一下,说,哎呀,我们的宝贝感觉到爸爸来了,他正踢我呢!

  郭景文问道,宝宝什么时候生?

  蔡小宛说,可能还有半个月左右吧。景文,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郭景文说,都喜欢,因为他是我们俩的骨肉。可惜,我却不能亲自看着他来到这个世界,这将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蔡小宛一愣,怎么?你还要走?

  郭景文说他身为军人,只能服从命令。蔡小宛忧郁地问,这么说,你和我哥还要接着刀兵相见?

  郭景文叹息着,无言以对,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妻子的这个问题。

兄弟英雄分集剧情介绍 第30集

  尽管此时处于南北议和期间,但双方零星的战斗却时有发生。武汉郊外,蔡振声带着一队人马,押着为军政府购置的武器和枪炮朝武昌进发。突然,冯恩然带着手下从隐蔽处窜了出来,将蔡振声等人团团围住——原来冯恩然侦查到了革命军的行军线路,带人埋伏在革命军的必经之路上,守株待兔,没想到守来的却是蔡振声!

  冯恩然嘿嘿地干笑着,原来是老朋友啊!不是冤家不聚头,大爷我等了半天,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你!

  蔡振声呸了一声,冯恩然,你这个有奶就是娘的种!上次在码头让你给跑了,真是便宜你了!

  冯恩然一听,顿时火冒三丈,蔡振声,你还敢跟我提码头的事?那批货我就不说了,我这条腿也是拜你所赐!现在你落到了我的手上,咱看谁玩得过谁!

  就这样,蔡振声成了冯恩然的俘虏,开始了他暗无天日的牢狱生涯。

  九江,蔡家大院。蔡再兴在贾亮的指使下,加紧了篡夺家产的阴谋。蔡再兴伙同贾亮,以欠下贾亮大量赌债为由,要将蔡家老宅抵给贾亮,逼着蔡母和蔡小宛搬出蔡家大院!

  关键时刻,蔡母挺身而出,她说她绝不会搬出这座老宅,除非她死了!她的几个孩子都是在这座老宅里出生的,现在她的女儿小宛也将在这里生下她的孩子——老宅不再仅仅是一座宅子,是整个蔡家的根基!现在谁想从她手里把老宅夺走,除非从她的身体上踏过去!

  老太太的凛然大义令蔡再兴措手不及,毕竟对蔡振声还存有几分忌惮,蔡再兴还不敢把事情闹大,只得悻悻地走了!

  明抢不行,蔡再兴决定来“暗”的!

  革命军战地医院。郭景之再次遭到了院长梁太太严厉的斥责。有人投诉郭景之,说她在看护伤员时,对战俘营里的北洋军伤员态度很是恶劣,不仅言辞尖刻,甚至肆意辱骂。

  实际上,郭景之一直非常敬业,梁太太之所以对她百般挑刺、万般刁难,完全是受了严寿民的指使。投诉她的俘虏伤兵碰巧正是当年抓捕苏十八的那个人,因为害怕遭到郭景之的报复,在梁太太的授意下,故意写投诉信诬告郭景之。

  事实上,郭景之确实想借机报复这名俘虏,但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最终还是忍住了!

  汉口监狱。冯恩然终于找到了公报私仇的好机会,他将蔡振声等人下到了死牢里,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对蔡振声等人呼来喝去,让他们站成一排,脱下革命军军服,换上囚服,并将所有的钱财和物品交公!冯恩然看到蔡振声胸前挂着一个玉坠并未上交,派手下向蔡振声索要,可是蔡振声却不给——这可是苏臻玉送给他的礼物,此举立即遭到了冯恩然的毒打,强行抢走了这枚玉坠!

  冯恩然为了侮辱蔡振声,竟然让蔡振声等革命军人向他下跪!蔡振声誓死不从,身为军人,宁可站着死,也不跪着生!

  冯恩然阴阴地说,蔡振声,你都成阶下囚了,还傲什么傲?在这里,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好好按我的话去做,否则,我有的是工夫来收拾你!

  果然,蔡振声的反抗,为他带来的是冯恩然无尽的折磨与殴打!冯恩然要慢慢地报复他,折磨他,羞辱他,彻底的摧毁他……

  九江某镇。苏臻玉叫人在破庙门口支起了两口大锅,昼夜不停地熬粥,施舍给那些可怜的饥民。苏臻玉的善举很快就在本地传开了,由于她化名蔡玉,人们都叫她“玉观音”。

  这天,苏臻玉押着一车粮食正朝镇外的破庙赶,几名垂涎苏臻玉美色的花花公子在路口堵住了她,拉拉扯扯地很不尊重。危急时刻,一位义士出手相助,没想到竟是张宝仔!

  张宝仔一见苏臻玉,也是惊讶万分,说,早就耳闻“玉观音”积德行善,声名远扬,宝仔甚是佩服,特地前来拜会,没想到“玉观音”原来是你!

  苏臻玉对这些虚名倒不感兴趣,她急切地向张宝仔打听蔡振声的近况。张宝仔不禁脸色一沉,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忍不住告诉她,蔡振声被北洋军抓了俘虏,是死是活他也不知道。这一消息不啻一个晴天霹雳,整个将苏臻玉击入了无底的深渊。缓了好久,苏臻玉才回过神来,脸上写满了担忧之色。

  张宝仔劝着,我不知道你离开蔡家的原因,但我看得出来,你还是放不下蔡大哥。臻玉,跟我回去吧,蔡家全家都在找你!

  苏臻玉坚决拒绝了,她说她出来了,就不会再回去了!同时她恳请张宝仔,不要对任何人透露她的行踪。张宝仔感到十分奇怪,但架不住苏臻玉苦苦的哀求,只好答应了!

剧情吧 时间:2011-03-31 12:21:23

热门资讯

喜欢看 "兄弟英雄" 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