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富豪辩护人第15集分集剧情(共16集)

韩剧富豪辩护人第15集分集剧情介绍

尹父没有按尹熙才的安排陈述 郑今子猜测到徐静花案的真凶

  尹熙才和郑今子重返何灿浩案件的事发现场,想重新寻找证据,尹熙才以求婚为由,非要定何灿浩住过的房间,客服人员被他打动,让他定了房间。郑今子让尹熙才把她推倒,好重现案情,但尹熙才故意给了她一个情侣式的拥抱,郑今子分析打徐静花的头的罪犯的手肯定不会完好无损,但何灿浩的手上只有血迹而没有伤口,另外当初的酒渍也不见踪影,要拖动徐静花的尸体需要两名壮汉,明星不是何灿浩一人能做到的。郑今子借自己有洁癖的借口,在服务员面前到处挑刺,服务员说出另外有个房间可以作为替换,但这个房间属于会员预定一年的,尹熙才再度以求婚为借口,说只用一会儿,服务员终于把他们调配到宋锋浩包年的房间里,

  郑今子知道徐静花很可能管理着ART SKY的画,这个房间里也挂着过于奢侈高价的画,不禁产生联想。尹熙才拿出钻戒求婚,郑今子把戒指收下了,却拒绝了他。然后郑今子对客服人员说自己丢了戒指,要求调录像检查,但客服人员说这层楼没有监控,尹熙才见状要报警,客服人员连忙说自己有办法,原来是走廊有隐藏的摄像头可以检测。郑今子故意发火,尹熙才假装提醒她,郑今子假装找到戒指。郑今子对尹熙才说可以让朴柱浩去弄到监控记录。

  尹熙才回到忠律师事务所,发现宋弼重在这里等他。宋弼重过来是为了何灿浩案件的事情,他故作大方,说可以提供资料。他实际来此的目的是让尹熙才不要接尹法官的案子,但尹熙才不再受他蛊惑,反而斥责宋弼重的无情。宋弼重再次以所谓长辈的身份假意提醒,尹熙才再次责备他很肮脏,宋弼重表示对尹熙才很失望,尹熙才也表示宋弼重让自己恶心呕吐,并请他离开事务所。

  郑今子来到SONG&KIM的办公室,看望夫贤娥,其实她是为尹父的案子而来,夫贤娥故意说出自己喜欢尹熙才的事情,郑今子不以为意。忠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又在烤肉店聚餐,郑今子带夫贤娥来到烤肉店,一组人聚在一起,很是开心。尹熙才问郑今子是不是不在意夫贤娥喜欢自己的事情,郑今子故意表示得不在意。罗律师喝酒猛了一点,智恩连忙拦住他,但是还是晚了,罗律师一喝多就会发酒疯,郑今子也让尹熙才放开喝酒。

  第二天,忠律师事务所内,郑今子和尹熙才一起喝智恩准备的醒酒汤,郑今子问及宋弼重昨天来访的事情,尹熙才告诉郑今子SONG&KIM一般拿着两方的情报来平衡,自己也曾是玩平衡的高手,但这次要替父亲主持正义,把设局陷害父亲的宋弼重拉下马。郑今子的手机里传来朴柱浩的消息,他说拿了酒店监控的警官李宇泰已经辞职,并搬出原来的房子,尹熙才和郑今子让朴柱浩一定要追踪到李宇泰。郑今子告诉尹熙才现在只有推理,没有决定性证据。

  郑今子来到一个酒吧餐厅,金敏珠在这里等她,金敏珠告诉郑今子宋弼重和姐姐的婚姻是何会长拉的媒,表面上看起来很恩爱,但自从父亲去世,宋弼重继承了SONG&KIM后,他就露出了真面目。姐姐已经在医院昏迷15年了,要是及时就医,姐姐应该不至于这样,所以她怀疑宋弼重在姐姐发病的时候故意拖延了治疗,而且宋弼重装着很情深义重的样子经常去疗养院探望姐姐,但实际上两人已经离婚了。金敏珠让郑今子首先拯救ISSUME,并给她引见了何慧媛。

  宋锋浩约见宋弼重,让他高价卖掉那些画,给李仁烨足够的竞选资金,宋弼重一口答应了。宋弼重打电话给马律师,让他处理一些事情。贾基赫在马律师手下被分配到AP EON的管库工作,马律师让他按安排的做就行。贾基赫打电话给沈优美,说自己被分配给了管库的工作,沈优美为他鸣不平,并让他去忠律师事务所试试看。贾基赫来到尹熙才处,告知他徐静花出事前曾去过码头,现在知道矛头里面装的是什么了,那就是WHITE酒店通过ART SKY买的画,这些画属于宋锋浩。尹熙才问贾基赫为什么告诉自己这些,贾基赫说一是因为自己是律师,而是因为何灿浩案件的一审被裁决成那样,自己心中有愧。贾基赫临走时问尹熙才自己做错了什么,自己的组员都跑到忠事务所了,尹熙才告诉他不要为过去的事情而后悔,否则自己早就该从汉江大桥上跳下去了,贾基赫表明了自己想跟尹熙才一起做事的愿望,尹熙才同意了。

  智恩和罗律师一起分析着酒店视频,情报视频上显示有除了指定清扫公司外的人员执行了清扫行动。尹熙才跟夫贤娥分析了尹父的案件,夫贤娥想从未滥用职权作为出发点,但尹熙才要尹父承认所有的一切,好揭示真相和背后的关系,而父亲做出的ISSUME的判决是滥用职权了,郑今子到场,尹熙才说已经跟父亲说好了,父亲会承认对ISSUME判决的不当,好把宋弼重拉下马。

  尹熙才和郑今子一起到酒吧喝酒,谈到要何灿浩作证,郑今子知道这就涉及交易,尹熙才说这是郑今子教自己的,郑今子知道让尹父认罪会有损于尹熙才的家族荣誉,但尹熙才表示勇于认错才是维护家族荣誉的正确做法,郑今子很欣赏他这点,给他加油。尹熙才很好奇郑今子在惩戒会上说了什么,郑今子告诉他说了自己爱他。宋弼重接到电话,说何灿浩会作为证人。

  尹父案件的审判席上,忠律师所的律师们都到场了,但罗律师说大媒体都拒绝了到场的要求,现场只有几个网络媒体到场,而宋弼重更是不会出席。尹赫才对此案若有所思。法庭上,法官询问宋弼重是否到场,尹熙才正准备说没有的时候,宋弼重突然到场,让众人惊讶不已,何父好像更有压力了。

  尹熙才开始询问宋弼重,问宋弼重是否介绍何会长给尹父认识,宋弼重说自己记不清了,尹熙才问到底是宋弼重本人还是何会长要求ISSUME的案件判决的,尹熙才出示了父亲写的材料,上面很清楚地写着父亲和宋弼重及何会长的见面内容,法官却要求删除这些记录,宋弼重提出这时尹父自己做出的决定,问尹父到底有没有在一审时对法官施压,尹父站起来,居然回答没有,自己是按良心裁决的,让尹熙才措手不及。

  法庭内,尹父告诉尹熙才说这是最好的选择,让尹熙才很失望。他认为法官也有可能盘错,而父亲说过用于承认错误更重要,现在却违背了他自己说过的话,他认为尹父作为法官或是父亲都是不够格的。法庭外,郑今子让众人给尹熙才一些时间,夫贤娥表示大家可以一起着重于何灿浩的案件。这时智恩找到了郑今子一直在寻找的车子,郑今子赶了过去。

  尹熙才回到忠律师事务所,郑今子让他忘记过去,而自己照到了让他重新振奋的材料,她知道了徐静花生前想卖掉画,跟何俊宇远走高飞,而那天宋锋浩和其他几个VIP客户也在场,金敏珠的车子也显示去过现场,但不是金敏珠开的车,郑今子感到极有可能是宋锋浩杀死了徐静花。尹熙才果然振奋起来,他和郑今子来到宋弼重的办公室,向他出示了行车记录,问他为何那天去了WHITE酒店,宋弼重一口否认,反而说起尹熙才打官司失败的事情,尹熙才和郑今子各自以自己的方式向宋弼重宣战。郑今子在停车场告诉尹熙才说尹父一辈子都持同样的信念,如果让他认罪就是否认他的信念,让尹熙才理解他父亲的做法。郑今子好像有什么事情,先行离去。

  尹熙才猜到郑今子是为了郑父的事情离开,连忙联系她,但郑今子不想让他插手,尹熙才又联系了朴柱浩。郑今子来到父亲的住处,尹熙才打电话给她让她一定不要一个人去面对郑父,等着自己,但郑今子没有听他的话。

本文系剧情吧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剧情吧 时间:2020-04-14 15:07:51

热门资讯

喜欢看 "富豪辩护人" 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