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悍城第20集剧情介绍

电视剧悍城第20集剧情介绍

  白振然的真正死因被查明 情报站被人袭击鲜血淋漓

  于永义问珞珈还有什么遗言,白振赫跟了过来问于永义想干什么,于永义从怀里掏出那张照片,问珞珈是否认识那位姓宋的警察卧底,珞珈气愤地说,他怎么会知道姓宋的是警察,当时他只是找姓宋的借火聊了几句,于永义接着又问珞珈,抛开这张照片,他带珞珈去过的地方,除了今天的机场,其他的全被警察查抄了,这难道只是巧合吗,珞珈愤怒的让于永义快开枪打死他,于永义嘴里说着不要以为他不敢正要下手,珞珈把枪从他手中抢走,然后把枪顶在自己的脑袋上,指责于永义为什么总怀疑他,要以死证明自己的清白,白振赫将珞珈手中的枪夺下,让于永义相信珞珈,于永义坚持让珞珈解释一下,哪怕是假的只要合理就行,珞珈含糊其辞的说,不管他是什么人但是结果却只有一个,问于永义想不想听,见于永义坚持要听答案,他骂了于永义一声二货,说答案是他是他们俩的兄弟,于永义身边可信任兄弟已经所剩无几,听珞珈这样说就放过了他。

  抓捕行动失败,那些制毒设备竟然能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消失,霍思乐知道警局肯定出了内奸,曾世桓说行动结果也出乎他的意料,看起来这场斗争要比想象中的艰难。曾世桓问梦琪最近神神秘秘的在查什么,有什么事可以直接问他,没必要偷偷摸摸的,七星社的那个线人究竟是谁,其实他也不知道,梦琪奇怪的问曾世桓,为什么他的电脑密码是她的生日,曾世恒听了不好意思地胀红了脸,他拿出一枚戒指,委婉的劝让梦琪收下,说这不是求婚,只是帮她阻挡一些追求者,梦琪被他说的不好拒绝,就让他为自己戴上了,戒指上刻着信徒两个字。

  珞珈找到老兰,愤怒地把他按到了墙上,问他为什么要擅自行动,由于他们的贸然行动,差点让自己前功尽弃,老兰解释说,他们小组的成员都是直属警察总部的精英,所以难免会有些轻敌,泄密的事,他认为问题应该出在兰库帕警方,他们情报站直属最高指挥中心,只有K先生知道他们的存在,所有人都非常忠诚可靠,他让珞珈配合他们找出警察内部的奸细。

  兰库帕的谭州长每个月要举行一次的堂会,郑泰诚在参加堂会时,罗议员把他介绍给了谭州长,罗议员发现谭州长心思缜密,对他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客气,他知道自己快到竞选的年限了,对谭州长来说,他的利用价值已所剩无几,他猜测谭州长肯定会物色合适的人取代他的位置,让郑泰诚设法取得谭州长的信任。郑泰诚想脱手所有的旧产业,却遭到七星社元老的反对,他叮嘱于永义早点处理掉白振然的尸体,以免被白振赫发现的问题。

  珞珈想弄清楚白振然的死因,他和白振赫去验尸时,发现尸体被于永义领走,白振赫气得打了于永义,于永义却说只是想让白振然入土为安。在白振然被火化前,珞珈和白振赫请来林熙帮忙验尸,得知白振然的真正死因是锐器刺穿心脏,有人杀了白振然后又向致命伤口开枪,意图掩盖真正的死因,但没有想到子弹进入白振然的尸体后发生了翻滚变向,让致命伤口得以保存下来,伤口是三向,应该是三棱军刺所致,白振赫知道有一个人惯用这种军刺,那个人就是郑泰诚的保镖哈里斯。

  白振赫看着白振然的骨灰伤心不已,海蓝叫着大叔来安慰他,白振赫指着家里的一张桌子,给海蓝讲了小时候他和振然捉迷藏的故事,振然总是千篇一律地藏在这张桌子下面,他实在忍不住问振然怎么这么笨,没想到振然却说怕他笨,担心换了地方怕他找不到自己,白振赫说着又感到一阵阵揪心的难受,抱着海蓝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珞珈希望林熙不要再回洛城,林氏集团不是她想象的那样简单,担心她回去会有危险,林熙却认为她现在是林氏药业的负责人,该面对的总要去面对,她让珞珈不要总想着去拯救谁、会连累谁,在她的眼里,他就是一个她喜欢的普通人。珞珈让梦琪帮忙调查法医刘穆习,看他身上有没有什么疑点,梦琪在刘穆习的账户上发现了一笔来路不明巨款,珞珈和白振赫找到刘穆习,刘穆习承认是他收了钱,在魏玉东指使下做了假验尸报告。

  珞珈将魏玉东是内奸的消息发给情报站,此时情报站已被人袭击,到处鲜血淋漓,一个神秘人站在工作站里,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看到珞珈的短信,那个人擦了擦手机屏幕上的血,回复珞珈让他到情报站汇合。

本文系剧情吧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热门资讯

喜欢看 "悍城" 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