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G |《琉璃》:没有心的女人,说的不就是褚璇玑?

  仙侠剧区别于其他剧,最妙的一点是痴。情痴、酒痴、剑痴,在凡间人世中体会不到的情感的极致,却是仙侠剧的基本。所以有人酷爱仙侠与武侠,看主角快意人生,有漂浮于尘世的清明。

  《仙剑奇侠传》中的酒剑仙,因为相信妖亦有正邪之分,不惜被逐出师门。他自创“酒神”绝技,喝酒越多越清醒,没酒喝反而要醉。

  《天龙八部》里的阿朱,是温婉动人仙女一般的人呐。她无能为力去化解段正淳和萧峰之间的恩怨,便乔装易容成段正淳替父受过,被萧峰误杀于小镜湖青石桥。阿朱不曾悔。

  何以伤情,何谓正道?是游侠义士们用一生来验证的。

  说到“痴”,也不得不提眼下热播的一部古装仙侠剧《琉璃》。演员成毅和袁冰妍也够“痴:

  在直播里,导演坐镇cue他们还原一段剧中的经典桥段,两位演员丝毫不扭捏,眼神一对碰就入戏了。还原了拍摄时的走位不说,即使没有话筒嘴中也念念有词,更重要的是这场吻戏袁冰妍1:1还原偷亲了成毅,成毅也1:1演出剧中欲说还羞的感觉。末了两位演员说,“这是我们的职业,当演员不能去害羞什么。”

  这种信念感,也是“痴”的一种。而原著中男主禹司凤对女主褚璇玑的痴,更是持续了十生十世。原著《琉璃美人煞》也凭借十生十世的虐恋,在女性IP文里站稳前三。因为就好比,这样被虐过一遍,再看人世间的缺憾与疼痛都是轻舟已过万重山。

  璇玑的心被做成了琉璃盏,变成了无情无爱之人,可禹司凤笃定他用真情可以唤得她的心长出血肉。于是九生九世,她们是女帝与摄政王,琴师与花魁,妖女与少侠,师兄与师妹,盲女与神医… 他一遍一遍渡劫,是要赌“我赌你会不会把我记在心里”,但每一世小凤凰都为她而死,而她却从来不信真心。

  第一世他们是舞姬与琴师,他对她一见钟情,她却喜欢什么乔公子。

  第二世他们是女帝与王爷,他为她含笑饮砒霜。

  直到第十世,他们成了禹司凤和褚璇玑。在两派之中,禹司凤的门派讲究切断尘缘,每个男子都要脸戴面具,不惹尘埃,司凤是青年一派中最有前途的弟子。

  而褚璇玑是最接近她原本面目(战神)的人。虽然她六识残缺,天生无泪、无情、无痛,但她降世于少阳派,天生就能闻出妖气。在簪花大会中,他们凭借自己的本心救了鲛人,鲛人告诉璇玑只要找齐四海八荒镜的碎片,她便能知道自己是谁。

  少年少女在命运未揭晓之前浑然不知,连情根深种也不知道。璇玑不懂情爱,她把对司凤的关心当做是萍水相逢的缘分,而在司凤心中,少年一心动就永远动心。

  他的面具,是她不小心揭下的。

  她乱用法力,一不小心瞬移到了司凤的浴桶里。她为了要回司凤的娘亲留给他的银簪,不惜夜闯男浴室。她在司凤受戒的时候偷偷递给他好吃的果脯,因为吃了甜的就不会苦了。

  她天生没有感情,不知道喜怒哀乐,酸甜苦辣。但司凤像一个循循善诱的哥哥一样,在她找到一片四海八荒镜的碎片恢复味觉之后,教她用味觉的通感感受人类的情感,顿悟道法的精妙。

  司凤从不嫌璇玑无知无觉,反而因为璇玑恢复味觉之后的开心痛快中,顿悟“人们日日如此,那样的痛快和自在,反而忘了你说的。”

  每一世司凤的心都先爱上璇玑,这一世也不例外,从她从天上掉在自己怀着中的那一刻,从小没有怎么接触过女人的司凤就该明白“山下的女人是老虎”。

  他们生生世世都在告别,可是这一世的小凤凰还是有无尽的柔情拿给璇玑。

  “只是你不要把我忘了。”

  “你若是肯醒来笑上一笑,我回去就是刀山火海走一遭,也定能挺过去。” 他们这一世第一次分开的四年中,司凤在幻境中度过了每一个日夜。因为他不想为了修炼而忘情,也不愿再戴上面具因为已然动情。

  “我做事情,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情不情愿。”

  司凤和璇玑,十赌九输,但最后一世想必他会赢,因为璇玑的心终于长出了血肉,她对司凤的感情亦没有理由可以阻挡。命运不能,正邪亦不能。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但司凤和璇玑除外。


琉璃电视剧相关看点

喜欢看 "琉璃" 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