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为何夜夜梦到乌童?翻看《琉璃》原著才知她们的感情有多复杂

  如果说璇玑与司凤的感情经历属于”相爱相杀“那一类,那么玲珑与乌童多少有点爱而不得的感觉。虽然最后玲珑嫁给了青梅竹马的钟敏言,但总觉得她对乌童有一种特别的感情,不然她不会夜夜梦到乌童。

  在《琉璃》原著的结尾,玲珑这样说:“我白天脑子里只有小六子,晚上做梦却只想到乌童,原来我是个坏女人”。难道她爱上了乌童,想来应该不是,她把极致的爱给了六师兄,也把极致的恨给了乌童,而在“恨”的表层下藏着另一种复杂的情感,说不清也道不明,反正她忘不了。

  我们先从《琉璃》的开头聊起,那时乖张肆意的乌童初到少阳,他一看到玲珑便被惊艳到,如此娇俏的美人,谁不想多看两眼。跟剧版不一样,乌童一直叫玲珑“小美人”,而非“臭丫头”。

  到了簪花大会,他老在不经意间瞟向玲珑,听到玲珑夸赞石枫,他转瞬露出不屑的笑容;玲珑装哭,他在一旁嘲笑;玲珑为六师兄喝彩,他一脸不高兴。在第四集左右,乌童拽住女扮男装的玲珑,结果女方给了他一巴掌后,他反而露出笑容,情急之下还捂错了脸。

  怎么说呢?很多人一开始觉得乌童和玲珑的确有戏,可他在簪花大会上刺的那一剑彻底寒了观众的心,他这般狠毒,怎么会喜欢上玲珑。

  其实,这个时候的乌童并没有爱上玲珑,也谈不上喜欢,顶多有好感。在他的认知中,人生只有输和赢,他不是名门望族出身,只有不断地努力才能得到世家的垂青,为了不被人看不起,乌童事事争先,16岁时就成了点睛谷最有天赋的弟子,他希望所有人都能尊敬自己,看似自负,实则自卑。

  那天在比武场上,乌童拼尽一切要证明自己,所以他使出咒术,被储掌门制止后,玲珑提了一句,司凤是君子,你只是寒门子弟。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个字眼是乌童最忌讳的点。那一刻,他怒火攻心,直接刺向了玲珑,事后他清醒过来,提起剑就跑路了。

  让乌童没想到的是,昔日的师父为了门派的清誉下令围剿他,几大仙门一路追杀,他拼尽全力从沼泽里爬出来,如今又陷入其中,你说他怎能不恨。

  即便这一切原是乌童咎由自取,但对方步步紧逼,才让他永坠黑暗,再无回头的余地。

  等到乌童再见到玲珑,他咬牙切齿道:“我乌童是害了谁?还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你们联手对付我,让我再无藏身之处,真是感激不尽呀”。

  准确说,乌童的个性与《陈情令》里的薛洋有点相似,两人都天赋异禀,却没有正确的人来引导他们,一步错步步错,就此与光明绝缘。

  玲珑就是他至暗人生里的一道光。

  在高氏山的那段日子,乌童看着玲珑为了别人甘愿受苦,看着她一个千金大小姐为了同伴付出一切。这些都是乌童不曾有过的东西,他厌恶又期待,因此他给了玲珑一巴掌,但之后又悄悄把她藏起来。

  都说身处黑暗之中会极度渴望光明,而玲珑就像是乌童的救命稻草。

  玲珑被囚禁的那一年,乌童什么都没做,甚至每天给她送去爱吃的桃仁山鸡丁,他说:“你可真是个大小姐”。书里的描写颇为细腻,乌童总是盯着玲珑睡觉,偶尔还会戏谑道:“睡够了吗?”。

  玲珑想不明白,乌童为何要这么做,也不愿意去想,但一到夜里她便会想起那一碗碗桃仁山鸡丁和乌童的脸庞。想来,她实在想不通这般阴狠的人也会有一丝不忍,尤其看到乌童身上那像蜈蚣一样粗大的红痕时,玲珑的心中多少有些怜意。

  剧版做了一个改动,乌童抽取了玲珑的魂魄后,抹去了她的记忆,对应预告片里所说,乌童要把她变成一张白纸,然后任他涂抹。

  这么偏执的爱,跟薛洋太像了,乌童从来就不知道怎么爱别人,得不到别人的心,他就要用尽一切手段。这番行径和司凤、小六子形成鲜明对比,因此他和玲珑注定走不到一起。

  小说的作者还特意以乌童的视角写了一个番外,在乌童的自述中,玲珑鲜活灵动,拥有与其生命完全不同的色彩,他痛恨且渴望,可是光明与黑暗不会有交集,就算它能照亮,却不能拯救。

  有人说这就是仙侠版的《掌中之物》,这么说也有点道理。原著《琉璃美人煞》之所以如此受欢迎,就在于作者写出了人的多面性,乌童狭隘自私,他不是彻头彻尾的坏人,只是胜负欲太强,才让他坠入深渊。

  而乌童却把最后的温柔给了玲珑,在原文的结尾,他用力推开玲珑,自己一人陷入地狱,他说:“为何我到最后才明白,我想要的只有你“。


琉璃电视剧相关看点

喜欢看 "琉璃" 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