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阳门下小女人第7集剧情介绍

正阳门下小女人第7集剧情介绍

  徐和生不容蔡全无 徐慧真果断悔婚

  何玉梅晚上劝徐慧真说也许徐老师就是为了晋级才当着领导的面那么说的,徐慧真于是让蔡全无明天找徐和生中午来家里吃个饭。她想知道徐和生心里的真实想法,如果他心里有自己,她立即就和他结婚,如果没有,她也就断了念想,以后再找更好的。她告诉何玉梅,二个人结婚前就是二张皮,只向对方展示自己最好的一面,如果婚后脾气性格不合还得散伙,所以这次她一定要慎重,避免再离第二次婚。二人说起赵雅丽,何玉梅觉得徐慧真太善良了,不应该让赵雅丽回来,因为她是范金有的亲戚,专门和徐慧真作对,徐慧真解释说赵雅丽不回来她一家老小就得挨饿,她不能干这缺德的事!

  次日,蔡全无来学校转达徐慧真的邀请,徐和生欣然前往。徐慧真亲自下厨做了酒菜和徐和生对饮,徐和生对她的酒和厨艺赞不绝口,徐慧真热情地让蔡全无再拿些酒让徐和生带回去喝,徐和生不动声色地说蔡全无对她家挺熟的,徐慧真解释说自己平时不在的时候让他帮忙照看院子。她直截了当地问徐和生今天说未婚妻的事是真的还是假的,徐和生称如果是真的,他今天就不来赴约了。徐慧真满心欢喜,兴致勃勃地向徐和生说起了小时候她就特别敬重老师,但是对酒更感兴趣,从十岁开始就跑到酒坊偷学酿酒的事,二人相谈甚欢。

  酒馆前堂,赵雅丽让蔡全无再去买一坛酒,蔡全无让她先给钱再买,赵雅丽刻薄地说他就是徐慧真的一条狗,蔡全无反驳她连猪狗都不如,赵雅丽气得想让范金有替她教训蔡全无,范金有却只敢扎架式不敢真动手。

第7集剧照:徐慧真打算和徐和生结婚

徐慧真打算和徐和生结婚

  后院里,徐和生看到蔡全无搬着酒坛进来,悄悄告诉他,以后别到后院来了,他不喜欢看到慧真的后院有别的男人,蔡全无听后立即把柜台买酒的钱和大门的钥匙一并交给了徐和生,答应他以后再也不来了。蔡全无刚走,徐慧真就出来了,徐和生问她二人婚后孩子和母亲的居住问题,徐慧真爽快地说让他们也一起搬过来住,徐和生非常感动慧真的体谅,他打算把识字班再进行一个月,徐慧真理解他是怕大家说闲话把他晋级的事搅黄了。徐和生临走时把蔡全无给他的钱和钥匙交给徐慧真,徐慧真问他原因,徐和生谎称不知道。他走后,徐慧真来到粮店问蔡全无,蔡全无只称自己不想干了,徐慧真看出他在说谎,在她的再三追问下,蔡全无为难地说她最好亲自去问徐老师,徐慧真顿时明白了,她气愤地自语徐和生是空有其表,她将钥匙还让蔡全无,让他照例到院里来,说他比徐老师重要。

  晚上,徐慧真正在酒馆和赵雅丽等人盘帐,徐和生让她出来一下,徐慧真却让她在店里说,徐和生刚说出他和母亲已经商量好了,徐慧真便打断了他的话,称昨天自己说的全部作废,他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当她是出尔反尔,徐和生没想到一夜之间徐慧真的态度竟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他只得失望而归。何玉梅也不解徐慧真何意,徐慧真告诉她,人就是得细琢磨,是自己昨天太草率了!

第7集剧照:徐慧真认为徐和生空有其表悔婚

徐慧真认为徐和生空有其表悔婚

  徐和生回家告诉母亲这件事后,母亲称早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徐慧真不可能把那么大的院子让她和孩子住,她就是小业主思想,图的是名,只是借徐和生办识字班,怕他中途撂挑子,所以给了他一个糖果,现在又反过来给他一巴掌,母亲不准徐和生再去识字班,徐和生却还想借识字班晋级,母亲便让他调完级就不去了。

  区长再次来到识字班对徐慧真的举动给予肯定,街道大娘激动地对徐慧真说可能市里领导还要来检查,她这个识字班还要成规模。徐慧真催促公方经理的事,街道大娘提议让说书的片儿爷试试,徐慧真想找个懂经营的来参与管理,让大娘再帮个合适的人。

  晚上,伊莲娜拉着弗拉米基尔到酒馆宣布说他们马上要结婚了。这时街道大娘突然来通知徐慧真说,明天市领导要来考察扫盲班,她上课的人数要保证至少40人,让徐老师好好地备课做准备。这时伊莲娜看到蔡全无蹲在柜前喝酒,她想起蔡全无似乎从没在酒馆站着喝酒,便拿出照相机给他拍了一张照片。

  次日,眼看市领导已快来了,可徐和生还没到,徐慧真心急如焚,蔡全无称他早上特意跑到学校给徐老师说了市领导要来的,徐慧真明白了,徐和生是在报复自己,她当即决定自己来讲,这时蔡全无走过来说不如让他来讲,因为徐慧真没有备课,徐慧真同意了。大家都替蔡全无捏了一把汗,但没想到他上台后落落大方地开讲,他首先向大家讲了“不耻下问”的意义,从成语出处讲到引申义,专业程度丝毫不逊色徐和生。

第7集剧照:蔡全无在扫盲班讲课

蔡全无在扫盲班讲课

  教室外,区里李主任听了也非常满意,他询问街道从哪里找来了这样的人才,大娘汇报说蔡全无是从粮店找来的,徐慧真趁机推荐让蔡全无当公方经理,大娘也极力赞同,称这样识字班也不用外请老师了,李主任称这件事他要给粮店主任说一下,徐慧真心直口快地说蔡全无不是粮店的正式职工,他只是个扛大个的不用给主任说,李主任一听大吃一惊,他为难地说:鉴于这种情况,他得回街道开个党委会研究一下。

  蔡全无接着讲到“安居乐业”成语,他告诉大家,马连生在解放前就是在天桥靠一副竹板走街串巷混饭吃,他拍打胳膊当作竹板节拍,让马连生当堂给大家说了一段快板,马连生娴熟精彩的表演赢得了热烈掌声,蔡全无接着讲马连生之前的行业说得不好听的就叫讨饭的,但后来解放后街道安排他到纸盒厂上班,现在有一儿一女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他这就叫做“安居乐业”,蔡全无丰富的文化内涵和生动风趣的讲课风格赢得了领导和街坊们的一致认可。

  晚上,徐慧真抱着孩子正在院子里等蔡全无,何玉梅跑来告诉她说:她已打听到,今天不是徐和生母亲病了,而是他认为徐慧真欺骗他,称以后也不来识字班了,何玉梅气愤应该把这事给他们学校汇报,徐和生不能刚晋了级就撂挑子,徐慧真解释说徐和生这是在报复她,和教学无关,她交待何玉梅这事对外就说是自己不用他了,反正他们现在也有最好的人选了。何玉梅得意地说,市领导听说蔡全无是干窝脖的,没有一个不吃惊的。

  小酒馆里,大家议论起蔡全无今天的精彩表现,范金有不服气地说,他就是瞎猫逮个死耗子,陈雪茹反驳说他别看不起人家窝脖,他自己充其量也就是个食堂伙夫。蔡全无宠辱不惊地仍然坐在柜前的小凳子上喝酒,牛爷笑话他是烂泥巴扶不上墙,陈雪茹却料定他用不了几天就是酒馆的公方经理了,大家听后大吃一惊,陈雪茹分析说,公私合营现在遍地开花,街道实在找不到合适人了,有的人有文化但肚子里没货,核算不清成本只想改造别人,片儿爷只会讲故事纯粹的阿Q精神,她特意将蔡全无叫到她桌上,交待他回去好好备课,因为他的前程就要来了!

  后院的徐慧真一直等不到蔡全无,便把孩子哄睡后留在房内,她自己出去找。

本文系剧情吧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热门资讯

喜欢看 "正阳门下小女人" 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