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阳门下小女人第4集剧情介绍

正阳门下小女人第4集剧情介绍

  范金有被商户告发 徐慧真重整小酒馆

  范金有出任小酒馆公方经理后,酒馆生意每况日下,这天,酒馆里依然没有客人,范金有听说徐慧真去后院给孩子喂奶找茬说要按旷工处理,徐慧真得知此事后称现在员工比客人还多,即使自己在店里也无事可干,范金有拿扣工资威胁她,徐慧真大笑着说这个月如果大家能拿到工资就算自己白说,她虽然拥挤共产党,但反对上级派范金有这个不懂行的人来经营酒馆,说完扬长而去,范金有恼羞成怒再次威胁说要记她旷工,徐慧真不屑一顾。

  陈雪茹和二个小商户晚上来小酒馆喝酒,她也想借公私合营的春风扩大经营面积,那二个商店劝她说徐慧真占用的房产原本是办事处空着的房产,陈雪茹想用的房子是私产和她的情况不一样,徐慧真上菜时,陈雪茹挖苦她占大便宜了,徐慧真称如果他们都这么认为,说明他们的财产都不是自己攒的是祖上传下来的。她解释说公家搞的是公私合营的赎买政策,即使把大栅栏给自己也没用,过不了几年那就不是自己的了,陈雪茹问她图什么,徐慧真坦言她图人人平等,她劝陈雪茹说公私合营是迟早要走的路,她别到最后成落后份子了。这时范金有走过来,批评徐慧真上班时间聊天,徐慧真反驳他没资格教训自己,提醒他们是平等的,现在是给他留着面子呢。范金有讪讪得不再言语,商户们说明天的座谈会听说要拨乱反正。

正阳门下小女人第4集剧照:徐慧真劝陈雪茹要认清形势

徐慧真劝陈雪茹要认清形势

  座谈会后,范金有来到丝绸店找陈雪茹,竟看到店里已经来了新来的公方经理,陈雪茹介绍说那人是丝绸界的内行,范金有质问陈雪茹是什么意思,陈雪茹称昨天晚上的座谈会上,所有的商界人士都批判范金有思想水平工作能力不行,称公私合营是上级帮助商户,在他这里就变成了改造商户,完全是土豪斗地主的做法,他的阶级立场站错了,她还告诉范金有说他现在已经调回居委会工作了,范金有听闻一惊,立即跑去问街道主任。

  范金有在街道主任大娘处求证这件事后,大娘告之目前他还不具备当干部的水平,提醒他到了月底如果小酒馆经营状态还不好他就只能到群众中当一名普通的员工了!

  范金有在路上碰到陈雪茹,想和她谈谈二人的事,陈雪茹说原本以为他会转正当干部,谁知道他的水平竟掉进小酒馆出不来了,她不想以后和范金有有什么瓜葛,也从没承诺过他什么,之前的事都是他一厢情愿,日后二人只能做普通朋友,如果范金有拿她当女朋友,别怪她在大庭广众面前出他的丑,陈雪茹说完便自顾离开。

正阳门下小女人第4集剧照:陈雪茹翻脸不认与范金有旧情

陈雪茹翻脸不认与范金有旧情

  范金有在陈雪茹处碰了钉子沮丧到了极点。小酒馆里,赵雅丽和孔玉琴议论说如果不给她们发工资,她们就找街道要去,二人生气都是范金有把小酒馆弄成了这样,如果不是他带头这么做,她们也不会得罪徐慧真,倒还是何玉梅会来事。后院里,何玉梅正在帮徐慧带孩子,徐慧真高兴地对她说,她的自己孩子叫徐静理,如果以后再有孩子就叫徐静平、徐静天,她们名字的最后一个字连起来就是“真理平天”,何玉梅打趣她说要生孩子也得先结婚啊。二人正在说笑,何玉梅看到范金有来到后院,立即起身到前堂了,徐慧真说她的后院不让男人进来,范金有只好就地站着说话,他可怜兮兮地说这个月发不了工资了,算他欠徐慧真的,徐慧真问他是个人欠的还是小酒馆欠的,范金有说是小酒馆欠她的,徐慧真称小酒馆也有自己的股份,这就是说她自己欠自己的了,范金有只好不再绕弯子,向她请教经营之道,徐慧真猜到一定是单位不要他了,让他把小酒馆干好才能保住他干部的位置,范金有不得已只好据实相告,徐慧真不计前嫌,答应和他一起商议。

  徐慧真和范金有来到小酒馆开会,范金有承认自己在前一段时间工作上的失误,请徐慧真发表意见,徐慧真只让他承诺要说话算数。范金有答应,徐慧真指出马师傅进的酒掺了水,她告诉大家自己从小是在酒窑里长大的,外号叫“一直喝”,所以酒的真假她的判断错不了,她要求马师傅将前堂的三缸酒和后面存的酒全部退了,如果退不掉,他就是犯了投机倒把的罪。她还要求酒馆的经营恢复到之前的样子,解释说酒馆与饭馆不同,酒馆是各个阶层里都能来消遣的,只要在这里买得起花生米的就是大爷,范主任以后老来喝酒也得付钱。还有扩展的那个经营面积用来办食堂,做的饭菜要让三教九流都买得起,范金有也要早上四点就来带着大家一起上班。见范金有面露难色,徐慧真称自己是在帮他,什么滋味都比他丢了干部的滋味好受,范金有只好认栽。徐慧真告诉大家:小酒馆虽小,但代表的是公家和政府,员工们掌声如雷。

  次日,大前门的牛爷等人看到“本店恢复小酒馆”的告示心里乐开了花,决定继续来酒馆捧场,隔壁的食堂也被徐慧真打理的红红火火,客人们排着队打饭。

  晚上,小酒馆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照例客满,苏联人弗拉基米尔也来到酒馆,当众说自己想徐慧真了,徐慧真也大方地说她也想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尔说爱她,徐慧真称那就多喝几杯,她问起了伊莲娜,弗拉基米尔痛苦地说自己很失败,他端起酒一饮而尽,徐慧真称弗拉基米尔非常绅士,但身上缺少了一点东西,她叫来强子,让和他弗拉基米尔掰手腕,让他见识中国老爷们的威力,强子让弗拉基米尔用两只手和自己比试,依然赢了个满堂喝彩,徐慧真称赞北京老爷们就是这样的,米基尔心服口服。

正阳门下小女人第4集剧照:弗拉基米尔失恋借酒消愁

弗拉基米尔失恋借酒消愁

  丝绸店里,伊莲娜心急如焚地问陈雪茹货在哪里,陈雪茹解释说货早在半个月前就发出去了,乌兰巴托已经收到了回执,凯普罗斯基早已收到了货,伊连娜被骗了,伊莲娜痛哭流涕,陈雪茹称当初弗拉基米尔就劝她说不要相信伊凯普罗斯基的话,但伊莲娜却认为伊凯普罗斯基比弗拉基米尔有钱。店里伙计说弗拉基米尔也在找陈雪茹,但这件事和丝绸店没有关系,伊莲娜几万块钱的货他们可赔不起,陈雪茹称苏联人是讲道理的,她建议伊莲娜去找费拉基米尔,因为他是外交管可能会有办法,伊莲娜却不好意思求助。

  小酒馆里,弗拉米基尔边喝酒边忧伤地唱着《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徐慧真坐下来陪他一起唱,弗拉米基尔问徐慧真,伊莲娜对自己的看法,徐慧真安慰他说伊莲娜只是去见个老朋友,弗拉基米尔想骂伊莲娜被徐慧真阻止,弗拉米基尔告诉她说,伊莲娜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她们私下做的交易真肮脏,徐慧真问他什么意思,看到陈雪茹拉着伊莲娜进了小酒馆,徐慧真悄悄地问伊莲娜是不是另有新欢了,伊连娜哭着说自己被骗了,徐慧真大吃一惊,陈雪茹告诉弗拉米基尔说伊莲娜被骗了好几万,伊莲娜再也忍不住哭倒在弗拉米基尔的怀里。

  另一边的范金有问孔玉琴,陈雪茹和徐慧真比起来谁好,孔玉琴称陈雪茹虽然有钱,但徐慧真心底善良,徐慧真挑头做公私合营,范金有却把人家当斗争对象,要不是徐慧真不计前嫌接着经营,他范金有马上就得滚蛋,她劝范金有别不识好人心,徐慧真这是在救他,范金有自作多情地问徐慧真有没有一点喜欢自己的意思,孔玉琴笑道应该是没有,因为徐慧真虽是个寡妇带个孩子但条件比范金有好多了,追求她的人也多,范金有生气孔玉琴说话不中听,气呼呼地走了。他来到前堂,看到牛爷喝完酒想赊帐,阻拦说他是公方经理,小酒馆不能赊帐,而且如果他日后和徐慧真成了一家人……,徐慧真听了心里不悦,未等他话音落打忿让蔡全无看看孩子去。

本文系剧情吧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热门资讯

喜欢看 "正阳门下小女人" 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