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阳门下小女人第2集剧情介绍

正阳门下小女人第2集剧情介绍

  徐慧真果断离婚 蔡全无默默守护

  客人们散后,徐和生要将黄宾虹的画送给徐慧真,徐慧真称自己不能白要,要免他一个月酒钱,徐和生称徐慧真可以免自己酒钱,但送画他是心甘情愿的,他们这不是对等的交换。徐和生走后,范金有故意逗留了一会,直到徐慧真赶他才肯离开。

正阳门下小女人第2集剧照:范金有向徐慧真表白遭拒

范金有向徐慧真表白遭拒

  范金有出小酒馆后追上徐生和,劝他对徐慧真死心,称自己不想和他成为对手,希望他有自知之明。徐和生让他把话说明,范金有称他们二人作比较,他有明显的优势,第一,徐和生结过婚自己没结过,第二,徐和生和徐慧真差十几岁,他和徐慧真只差四岁,第三点,刚才徐慧真已经明确表示喜欢自己,她只是碍于在守孝期间不适合谈这年事。徐生和听后毫不退缩,称他从没说过喜欢徐慧真,但他有喜欢她的权利。范金有称自己给他说后他就没有权利了,徐生和却道只有徐慧真说出口,他才没权利。

  另一边的强子问蔡全无,徐慧真怎么样,蔡全无称她是一等一的女人,强子突然问自己配不配得上她,蔡全无大吃一惊,劝他还是死了这条心,因为连范干部和徐老师这样的人徐慧真都看不上眼。强子分析范金有只是图徐慧真的家产,这才是他突然把和玉萍的婚退了的真正原因,他这点心思瞒不过徐慧真。而徐和生倒是有学问,但年龄太大了不合适,只有自己和徐慧真是最合的,年龄只比她大三岁,而且没结婚连对像都没处过,蔡全无却让强子最好撒泡尿照照自己,提醒他就是一个拉三轮的,强子信心满满地说他爸爸回河北老家把大宅院卖了,筹集一部分钱他搞个运输队,到那时候就和徐慧真匹配了。

正阳门下小女人第2集剧照:蔡全无劝强子要有自知之明

蔡全无劝强子要有自知之明

  强子中午来到酒馆,迫不及待地给徐慧真说自己要开运输队的事,徐慧真不明所以,强子称她在守孝期间,三个月之后,他和范干部、徐老师会有一争,徐慧真以为他是想有个一官半职。这时蔡全无来了,徐慧真让他帮自己盯一天小酒馆,她要出门办点事,强子让她放心走,告诉蔡全无今天这小酒馆是他们的天下了。

  徐慧真抱着女儿来到牛栏山二叔家,要和贺永强办离婚手续,他看到院子里贺永强和徐慧芝恩爱有加,徐慧真告诉贺永强,孩子生下来死了,他爹也被他活活气死了,贺永强道她那么强势的女人就养不出孩子,还说贺老爷子本就不是自己父亲,徐慧真问小酒馆生意不错他也不惦记?贺永强振振有词地说不是自己的他不要,徐慧真生气他心甘情愿留在这里当农民,贺永强却厚颜无耻地说他守着慧芝心里乐意,慧芝说话他就是爱听,他还故意拉起徐慧芝的手让徐慧真难堪,徐慧真心灰意冷,当即让贺永强立即和她办离婚手续,贺永强却说他父亲病了,他哪也去不了,徐慧真让他抓紧时间把手续办了以后谁也不认识谁,说完就走了。徐慧芝劝贺永强好聚好散,二人商量着过些日子一起去城里找徐慧真办手续,贺永强称他不进小酒馆,徐慧芝把她叫出来就行,那个小酒馆他一辈子不进去都不想,他不屑那里都些三教九流的人,却还瞧不起人。他让徐慧芝当天和他好好庆祝一下。

正阳门下小女人第2集剧照:徐慧真与贺永强办理离婚手续

徐慧真与贺永强办理离婚手续

  苏联人来到小酒馆告诉大伙,他和伊莲娜离婚了,陈雪茹也离婚了。范有金借着酒意揪着徐和生的子领想生事,被蔡全无拧着胳膊动弹不得,蔡全无告诉他:老板娘有交待,让他盯着小酒馆。牛爷见状取笑范有金说他和窝脖较劲是找死,范有金岔岔地对蔡全无说这事他不给他们主任说他就不是街道干部!

  陈雪茹在自己的丝绸铺里为感情的事痛哭流涕,伊连娜劝不住她,范有金跑过来劝她不必为一些男人伤心,陈雪茹心烦意乱,只轰着让他走。

  徐慧真晚上回来,躺在床上回忆着贺永强的话:他当初坚持要离婚,称贺老爷子是骗自己的,贺老爷子解释当初两家都说好了,相亲的就是她表姐徐慧真,只是相亲那天慧真在酒窑里受了伤不愿意去这才叫她表妹代替的,贺永强称那他们也不能说慧芝死了,贺老爷子生气他若不那样说他们二人眉来眼去会坏事。徐慧真又想起了贺永强曾说过像她这样的女人孩子不死也得被她掐死。徐慧真想起这些绝情的话忍不住偷偷地在被窝里搂着孩子哭泣。

  徐慧真第二天醒来下定决心要和贺永强离婚,他叫来范有金,让他帮自己个忙去气一个人,就在外面等着不用说话就行,范有金求之不得。二人走时被强子看到,强子问蔡全无,徐慧真是不是看上范干部了,蔡全无称他们二人叫般配,强子就是有三辆三轮车还是个蹬三轮的。

正阳门下小女人剧照

正阳门下小女人剧照

  范有金和徐慧真路过丝绸店时,被老板娘陈雪茹叫了进去,陈雪茹得知范有金要帮徐慧真去气一个人,便让他陪自己去趟苏州,称她要单独建一个进货渠道,范有金立马应承下来,说马上就去请个假,陈雪茹却嫌他穿得土,要给他去买身衣服,范金有出了店铺立即对徐慧真说让她先回去,自己有点急事,徐慧真只好独自前往。

  徐慧真和贺永强顺利办了离婚手续,徐慧芝心里不安,叫住徐慧真想给她道歉,徐慧真头也不回地走了。

  徐慧真回来后问蔡全无,公私合营是好还是不好,蔡全无称这是早晚的事,社会主义早晚能改造资本主义,徐慧真称她回来路上碰到了居委会主任,说是红头文件已经下来了,明年一月底前要全部动完,她正琢磨这事怎么办呢,被蔡全无这么一说她心里就有底了。

  范金有来到丝绸店,告诉陈雪茹说,苏州暂时去不了了,二人明天都要参加居委会组织的公私合营动员大会,陈雪茹大方地说范金有的衣服也不用退了,范金有心里乐滋滋的。

  次日下午,居委会传达了国家公私合营的文件后,晚上小酒馆的客人们议论起了这件事,陈雪茹和一众私营小商人认为谁要合营谁就是大傻瓜,徐慧真站出来说她愿意当这个大傻瓜,她说有些人嘴上说拥护社会主义,得了便宜就往前冲,觉得吃了亏立即和政府唱反调,这可不是社会主义新人。牛爷称赞徐慧真这才是大前门的气派,陈雪茹讽刺徐慧真说她一定是因为那天自己把范金有从她身边叫走了,所以故意和她叫板呢。徐慧真取笑说她根本不认识范金有,只知道他叫范干部。陈雪茹质问她出这个头的目的,徐慧真称她没目的,她就是信政府,她明天就让这个小酒馆在大前门街道头一个成立公私合营,酒馆客人拍手称快,陈雪茹却气愤地说她倒要看看徐慧真的小酒馆到底怎么个公私合营法。

本文系剧情吧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热门资讯

喜欢看 "正阳门下小女人" 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