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阳门下小女人第19集剧情介绍

正阳门下小女人第19集剧情介绍

  范金有当了挡箭牌 徐静理离家出走

  小夏半夜跑回家,兴奋地对贺永强说,有个替死鬼正好当了挡箭牌,范金有昨天看到他们一家人在一起吃饭了,他已经告诉了自己,父亲就是三姨的前任丈夫,贺永强气急败坏地对女儿说,徐慧真施舍接济他们就是恶心他们,她就是靠小酒馆发的家,而蔡全无就是个应声虫,小夏告诉父母,她自有办法对付他们。

  徐慧真和蔡全无一直找不到徐静理,她心急火燎地到陈雪茹家找,却发现陈雪茹两口子也正在着急地找侯魁,随后 侯魁回来听说此事怕静理出事,也赶到了徐家。另一边的徐慧真和蔡全无回家后,却发现静理已经回来了,侯魁在门口听到消息放了心,悄悄地走了。

  徐慧真见女儿情绪低落,问她出了什么事。静理问母亲和蔡全无什么时候结的婚,徐慧真不再隐瞒,告诉静理她的亲生父亲就是贺永强,徐静理歇斯底里地质问母亲为什么要瞒着自己,徐慧真反问她为什么不瞒着,徐静理称是怕她们说她不检点!徐慧真气得打了静理一个耳光,让她去问问她的亲爹,是自己不检点还是他不检点,说完气愤地夺门而出,蔡全无进来解释徐静理冤枉妈妈了,她却根本听不进去,把蔡全无赶了出去。

正阳门下小女人第19集剧照:徐静理不听蔡全无解释

徐静理不听蔡全无解释

  徐慧真随后跑到贺永强住的小院,一脚踢开门,把贺永强从被窝里拎出来就撕打,骂他没有良心,为什么要把事情真相告诉静理,贺永强正要还手,被赶到的蔡全无扭住动弹不得,慧芝哭着解释不是他们说的,小夏冲上前护着父母说是她说的,徐慧真一巴掌扇了过去,小夏大叫着要还手,被蔡全无制服,蔡全无告诉她,是她的父亲不守规矩,小夏这才说是范金有告诉她的,他还下了酒窑,徐慧真气得立即出门去找范金有算帐。蔡全无告诉贺永强一家,这话不管是谁告诉他们的,都不应该告诉静理,蔡全无生气地让他们立即收拾东西滚蛋。

  徐慧真气愤地来到范金有楼下喊叫着让他出来,蔡全无赶到后把她强行背回了家。徐慧真到家后生气自己是东郭先生,当初就不该救贺永强,蔡全无劝她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静理无法接受自己不是她亲生父亲这个现实,所以过不去心里的坎,徐慧真生气静理即使不了解情况也不应该先怀疑自己的母亲,她还不如小夏知道往前冲护着自己的父母。蔡全无自责是自己没教育好孩子,劝徐慧真等静理明天心情平静下来了和她好好谈谈,告诉她实情。

  次日,徐静理离家出走了。另一边的贺春芬来到旧院,发现父母也不辞而别了。

  蔡全无来到宾馆给员工开会,他传达董事长决定:徐静理总经理最近有些事情,在她回来之前,由人事部经理徐静平代理总经理工作。徐慧真补充说,如果本月营业额创新,即使徐静理回来,依然任命静平为总经理。

正阳门下小女人第19集剧照:徐慧真宣布徐静平任宾馆代理总经理

徐慧真宣布徐静平任宾馆代理总经理

  陈雪茹来到宾馆准备和徐慧真签酒楼转让合同,徐慧真却生气地说她不接手了,蔡全无告诉了雪茹事情缘由,陈雪茹立即找范金有兴师问罪,范金有却解释说小夏本来就知道这件事,只是故意套了自己的话而已。

  侯魁给徐静理找了他出国朋友的房子暂住,徐静理不让他把自己的行踪告诉任何人。

  蔡全无怕慧真太伤心,把徐静天叫回来陪她,静天告诉妈妈,小酒馆已经歇业了。另一边的蔡全无整夜拿着手电筒一条街一条街地找静理。

  次日,徐静平召集静天、春芬和丽霞几个姐妹们开会,她觉得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奇怪了,大姐离家出走,老姨一家人不辞而别,妈妈无心工作,爸爸整夜不着家。春芬告诉她,她们爸爸这次进城来就是有目的的,只是她们不知道,因为她们是姨妈的得力干将,所以父母有事情一直瞒着他们。四人决定,由静平带着丽霞去她家问问母亲。

  陈雪茹告诉徐慧真,范金有是被小夏那个小丫头骗了,慧真生气他为了几十坛老酒就出卖人,她问起侯魁的动向,陈雪茹说给他介绍了对象,但这小子一见面就对人家姑娘说她不怕受刺激二人就交往。这时静天回来了,雪茹临走时提醒慧真,酒楼她如果真的不要了,她可就转给别人了,徐慧真仍说自己没心情。雪茹走后,徐慧真交给静天一个任务:让她跟踪侯魁。没想到静天的跟踪水平不过关,很快就被侯魁发现甩掉了。

  徐静理想办时尚杂志,侯魁给她筹到了十万,但提醒她,现在出版社还没对外开放。侯魁得知徐静理不打算回家了,觉得她对自己的身世过于在意了,徐静理则认为这件事让她无法面对她的妹妹们和员工,她不想让别人戳她的脊梁骨,侯魁说她太在意自己的形象,他早知道妈妈在继父之前找过两个男人却不以为然。徐静理想南下去上海找楚冰冰。侯魁也想和她一起出去,因为他继父和静理母亲本来就水火不容,现在又来这么一出,关系更僵了,还不如二人趁年轻出去闯一下,可能另有一番天地,静理让他答应自己,不闯出一番天地,不许谈感情的事,侯魁痴情地说除了静理,自己谁也不要,除非她结婚了。

正阳门下小女人第19集剧照:侯魁向徐静理表白

侯魁向徐静理表白

  贺丽霞和徐静平回到农村老家,悄悄地在门口想把慧芝叫出来,却被贺永强发现,贺永强叫二人进屋说话。丽霞告诉他,静理大姐发了好大一顿脾气离家出走了。二人走后,徐静芝埋怨贺永强说他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以前徐慧真就说过,如果他们说出静理的身世就和他们断绝关系,现在这样小酒馆他们也别想惦记了,贺永强也没想到静理的反应这么大。

  徐静平一路上不发一言,称她无言以对,丽霞也没想到自己和静理竟是同父异母,这样一来静理和静平就是同母异父了,静平叹息大姐以后不会回爱了,因为她太要强也特要面子。丽霞倒觉得这样她们是亲上加亲了,静平生气那是对她,可对自己和她爸不是这样的。

  蔡全无拿着地图一个街区一个街道地去找徐静理,他对徐慧真说,他即使找遍北京城也要把静理找到。

  陈雪茹为酒楼找好了买家,侯魁晚上回来,骗母亲说深圳旅游公司要和他签一个合同,他要出去几天,陈雪茹告诉他,酒楼已经签了转让合约,明天就把帐打过来了,她让侯魁明天把旅游公司的资金也全部转过来,她准备要拿下一个三星级宾馆。 

本文系剧情吧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

热门资讯

喜欢看 "正阳门下小女人" 的人也喜欢: